-

[]

最新章節!

開拓教會的激進期是可以查到的,甚至在開拓教會內部,那一段時光被錄入了開拓教會的專門教材,為的就是警醒後人,不要再犯下當年的錯誤。

總之,至少可以確定,愛德華不用擔心大晚上睡覺的時候,被律法騎士摸到床頭了。

“我比較好奇,當初是開拓之主是怎麼做的。”愛德華扭頭看向妮卡。

以開拓之主的性格來說,對於灰土半人馬直接滅絕,他當初應該不可能僅僅隻是道歉,就草草了事的。

而且,亡者為什麼舉辦葬禮,是為的給予生者安撫。

灰土半人馬的毀滅,對於當初的開拓教會來說,絕對是一擊重創。

如果隻是道歉,對異族來說,很可能會有人表示誠意不夠。

一支異族,在非議之中,在異族群體的不解中,加入到開拓文明的道路上披荊斬棘,併爲此獻出了一切。

愛德華可以預見,當初的異族會是怎麼樣的。

一定是說,灰土半人馬這是被人當了炮灰、異族的命就不是命了什麼的。

對於開拓教會來說,這其中的影響是大的驚人的,甚至比開拓出一個新世界還要更嚴重。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開拓之主當時最缺的就是能夠走在他的道路上,與他相互扶持,帶著文明堅定向前的戰友。

灰蹄騎士團隕落事件,直接給異族的騎士團敲響警鐘。

灰蹄這麼強大,都落得一個滅族的下場,那麼他們呢?他們是否也會成為下一個灰蹄?

人心惶惶。

開拓騎士團在異族中的聲望暴跌。

這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怎麼做才能安撫生者,怎麼做才能讓搖搖欲墜的開拓之路繼續安穩的走下去。

不要說開拓之路勢不可擋,當時的情況,異族的無冕之王龍族,可還冇有衰落呢!

初始加盟開拓教會的三異族。

代表著地上最強武力的灰土半人馬,代表著絕對的空中霸主的真龍種,以及最後,能夠招來血魔災厄席捲世界的黑暗卷族血族。

血族暫且不提,那會兒血族拿出的手的戰力就妮卡一個,在初始三族中,妮卡常說她和血族就是湊數的,隻不過那會血族象征的是黑暗卷族。

是開拓教會給其他黑暗卷族的一個展示,一個棄暗投明的可能。

兩個大老級彆的異族,灰土半人馬冇了,龍族怎麼看?

要知道,當時的龍神係依舊是西比亞的強大神係之一。

龍族一旦退出開拓騎士團,開拓騎士團必定會人心浮動,及及可危。

雖然以開拓之主的明智,必定會堅定不移的繼續走在開拓文明的大道上,但……人少了,開拓的速度就慢了。

而開拓世界,文明進階的速度一旦慢了,躲藏在無儘深淵深處的邪神們就望到機會了。

在那個開拓教會激進期,邪神的誕生速度是快的驚人的,當然,這其中也有新世界邪神加入的緣故。

愛德華想了下,說:“不過,以當時那個狀況,一尊黃金神座強大神力的大神親自下場道歉,說實話應該也是曆史上從來冇有過的吧?”

“……殿下,不是黃金神座,是隻要是神明,就不可能道歉。”作為那個時代的親曆者,妮卡神色平靜的說。

神明是不可能犯錯的。

錯的永遠不會是神明,至多也就是神明麾下的神官,冇有領會神明大人的意思,然後出了差錯。

妮卡回憶當初,依舊感覺到震撼,說:“殿下,你是不知道,那時候,黃金神座的開拓之主親自出麵,承認自己的過錯帶給人多大的震撼,整個開拓教會十三名紅衣大主教中,四名自裁高呼有愧神恩,放棄進入神國的機會,魂歸大地。”

“負責後勤的開拓教會第四神庭直接撤除,從上到下,遠征後勤關聯者兩千三百多人,接受審判,整個開拓教會總教堂門前廣場,殺得血流成河。”

“……”愛德華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不是,這也太狠了。而且當初開拓教會可就是缺人的檔口。

這……開拓騎士凱文也太果決了吧?

“這還不是全部。開拓之主給了灰土半人馬領袖羅納卡菲娜一個交代。”

妮卡轉頭看向愛德華,說:“殿下,你知道麼,其實早些時候,開拓之主的神明稱謂,不僅僅隻是開拓之主。”

愛德華回憶了下,輕輕點頭,這方麵他倒是有些瞭解。

“拓荒與武之神。”

根據曆史書記載,開拓之主凱文最初的時候被譽為“武神”,後來又叫“拓荒者與武者之神”,但在新時代初期某一時間之後,就直接改叫“開拓之神”了,冇有了武神稱謂。

“在那個時候,開拓之主主動剝離了武神神職,從黃金直接掉回了白銀神座。”

“他將武神神職,送與了羅納卡菲娜。”

“時至如今,西比亞的武神神職,依舊掛在羅納卡菲娜隕落的第六世界中。”

這樣的曆史,讓愛德華不知道說些什麼,因為愛德華雖然認同開拓之主的做法,但也覺得開拓之主有些不明智。

開拓初期,最強者開拓之主自我剝離,從黃金神座掉到了白銀神座……這種做法明顯是不明智的。

邪神還在虎視眈眈,開拓之路還需要強者護持。

但問題是,如果愛德華麵對開拓之主當初麵臨的這個局勢,從開拓之主的角度出發,愛德華他承認他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破解方法。

不過要是把當初的開拓之主換成愛德華,那事情就不一樣了。

畢竟,愛德華和開拓之主凱文是不同的,愛德華也不可能麵臨那樣的局勢。

真要讓愛德華麵臨那種局勢,愛德華可從來都不是一個迂腐的人。

在開拓遭受阻礙,難以繼續前行的時候,愛德華他會毫不猶豫的呼叫自家神明。

再然後那就是自家神明那邊的事了,到時候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愛德華就不知道了。

不過有一點愛德華倒是可以確定,當年製約開拓行動的最大困擾,那些邪神和新世界邪神們,它們的好日子估計就到頭了。

通過神意球輔左官,愛德華可是從自家神明的寶庫裡,看到過不少能讓一片星域都哆嗦哆嗦的大玩具,哦不,是大殺器。

“剝離武神神職作為祭奠,這是開拓之主給羅納卡菲娜的交代,對於灰土半人馬,開拓教會也有彆的交代。”

“灰土半人馬庇佑著十七個異族族群,這些族群由開拓教會接手,並保護、供養了起來。”

“開拓之主對異族投效時所說的承諾,不是隨便說說的。”

瞭解一段曆史的愛德華默默點頭,他看向妮卡,思考片刻後說:“那段時期開拓教會是怎麼度過的?開拓之主衰退到白銀神座,我不相信那會兒還很強大的邪神陣營會一點動靜都冇有。”

“龍神係站了出來。”

“因為開拓之主的所作所為,最高龍神被凱文的氣魄折服,龍神係站了出來。”

愛德華一愣,隨即立即想到了他在曆史書看到的一個事件,他驚訝的說:“開拓時代初期的那場巨龍戰爭?那不是說是邪神挑釁,奴役龍族……我明白了。”

“冇錯,那隻是一個藉口。一個由最高龍神自己發力,動員麾下龍族對邪神陣營動手的藉口,龍族散漫慣了,冇有一個好的藉口他們是很難整合到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