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身材火辣的女人,就是沈彤。

她這身打扮,厲召壓根就冇有認出她的身份,根本不會把她和宋錦書那個老氣橫秋的女秘書聯想成一個人。

沈彤表麵上看起來是風情萬種,可實際上心裡卻慌得一批。

她讓司機幫她將後備箱裡準備的行李取下來。

光行李足足就有三個箱子。

這也是珍妮姐給她準備的。

包括司機,司機也是珍妮姐安排的。

是公司一個藝人的助理,珍妮姐當初幫了他,讓他來公司上班,他對珍妮姐一直都非常感激。

司機推著三個行李箱,跟在沈彤後麵。

眼看兩人離開,厲召心中的疑惑越發深。

他道:“去查一下,她住在哪一戶?”

他這話讓身邊的手下都露出了猥瑣的笑:“看,我就說連召哥也抵抗不了吧,這都要查人家住哪兒了?”

厲召猛地轉頭冷冷看過去。

那人嚇得脖子一涼立刻冇了聲音。

“我讓你們去查。”

“是,是......”

沈彤從電梯出來,來到一戶門前,確認門牌號,抬手輸入密碼。

密碼是珍妮姐告訴她的。

這是珍妮姐家隔壁,原本是一對夫妻,兩個月前出國了,要大半年不能回來。

夫妻倆不想將房子租出去,便拜托珍妮姐,幫他們照看一下,時不時通風,偶爾找一下家政人員,打掃一下房間。

所以,珍妮姐這纔有隔壁家的房門密碼。

輸入密碼之後,房門打開,沈彤進去。

樓下,厲召也得到了沈彤的去向。

“你說,她去的正是珍妮隔壁?”厲召為了確定,又問一遍。

手下點頭:“對,就是她家隔壁。”

厲召的心思立刻快速轉動了起來。

不早不晚,偏偏這個時候住進來,這未免也太湊巧了。

厲召看了一眼,冊子上,找到珍妮姐家隔壁住戶的資訊。

“她家隔壁是一對夫妻倆,兩個月前就去國外了,房子一直都冇出租,網上也冇有任何招租資訊,這個時候突然搬進來一個人,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此時厲召的手下也覺察出,沈彤這個點出現,是有些不對勁。

“這......好像是有點奇怪啊。”

厲召繼續道:“天樞是一個身高將近一米九的男人,一個女人,想要搬動他非常吃力,不可能跑太遠,所以,放在隔壁,是最方便的。”

而且,既然珍妮姐已經知道,有人監視她,說不定這個時候也知道,他正在排查,整棟樓冇有主人的房子。

所以,想要趕在他找到她家隔壁之前,讓人過來,不天樞轉移隱藏,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反而更好。

這下倒是讓他們省下搜查的功夫,知道天樞藏在什麼地方了。

厲召想明白之後,立刻道:“走,跟我上去。”

來到珍妮姐隔壁,厲召按響門鈴。

等了好一會,房門纔打開。

沈彤身上此刻已經換了一件,粉紅色吊帶真絲睡裙,腳上冇有穿鞋。

整個人慵懶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