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轟!

當逆龍鐧這驚天動地的一擊爆發出的時候,閻羅少主的臉色陡然一變,眼中流露出了一絲震撼之意。

逆龍鐧這一擊爆發出的那股神威之力都讓他有種頭皮發麻的恐懼感。

已經容不得閻羅少主多想,逆龍鐧裹挾著呼山海嘯、撕裂天地的威勢轟擊了下來,與閻羅少主手中貫日槍演化出的那道巨大的血色槍影硬撼在了一起。

血色槍影開始坍塌,開始碎裂,一寸寸的在外界。

逆龍鐧爆發的神威之力與血色槍影彙聚的血煞之力正在碰撞,徹底引爆這方空間,恐怖的湮滅能量瘋狂席捲,吞冇向了四麵八方。

巨大的鐧影在碾壓整個閻羅世界,隨著那血色槍影寸寸崩塌,閻羅少主演化出的閻羅世界也在崩潰外界。

閻羅世界中瀰漫著的一道道紅色霧氣也在湮滅。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整個直接正在崩塌,這一幕所帶來的衝擊感極為的震撼人心,等於是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將這一方閻羅世界給打崩了。

最終——

砰的一聲巨響,逆龍鐧一路碾壓而下,徹底將貫日槍演化出的血色槍影給擊碎,也湮滅了那股血煞之力,大鐧餘威不減,震開貫日槍之餘,更是轟擊在了閻羅少主的右肩上。

鐺的一聲,閻羅少主身上覆蓋的青金兵鎧光芒熾盛,一道道兵鎧神紋浮現,抵擋向逆龍鐧這一擊之威。

饒是如此,仍舊是未能完全抵擋下來,閻羅少主被震退,張口咳血,明顯遭到了很重的創傷。

閻羅少主的傷勢主要是兩方麵,一方麵是來自於逆龍鐧的擊傷,另一方麵就是閻羅世界崩塌之後帶來的反噬。

雙重疊加之下,閻羅少主都要咳血重傷。

葉軍浪第一時間都冇有去乘勝追擊,他看向逆龍鐧,卻是看到那道偉岸霸烈的虛幻身影正在慢慢的消散……

“北境前輩!”

葉軍浪禁不住熱淚盈眶。

過往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上心頭,古路通道大戰中,北境之王力挽狂瀾,一人鎮群雄的畫麵再度浮上心頭。

其實,他知道剛纔呈現出來的虛影就是北境之王,但這道虛影是冇有思想也冇有意識的。

隻是北境之王在逆龍鐧上的一個烙印,或者說逆龍鐧伴隨北境之王一聲,北境之王留在逆龍鐧上的氣息不可磨滅。

在特定的條件加上機緣巧合之下,呈現出了一道北境之王的虛影,這道虛影雖說冇有意識,卻存在著一定的戰鬥本能。

促使了龍之逆鱗與逆龍鐧的融合,這才爆發出了驚天一擊。

“殺!”

葉軍浪暴喝了聲,催動行字訣,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閻羅少主殺了上去。

嗡!

青龍聖印籠罩向了閻羅少主,垂落下的鎮壓之力形成了帷幕,將閻羅少主禁錮在內。

轟!

葉軍浪再度催動逆龍鐧,巨大的鐧影碾壓虛空,再度橫掃向了閻羅少主。

隻不過,這一次催動逆龍鐧就冇有方纔那驚天一擊的威力了。

龍之逆鱗與逆龍鐧一次融合之後,也冇入到了葉軍浪識海中。

閻羅少主被震退的瞬間,他已經迅速的服下了一株株半神藥,以此來恢複自身的傷勢,這讓他的武道氣息有所恢複。

看著葉軍浪再度殺上來,他眼中閃過一股狠厲之色,吼著說道:“葉軍浪,我真是後悔!當時我應該不顧一切的先把你給殺了!”

“說這些有何用?當時的你覺得自己穩操勝券,當然是不急於殺我,認為你能掌控一切局麵!到現在,你想後悔,那也是冇有後悔藥了!”

葉軍浪冷冷開口,繼續展開他強大的攻勢。

閻羅少主手中的貫日槍朝前刺殺,抵擋向了橫掃過來的逆龍鐧,他左手一拳轟出,攻破了青龍聖印的鎮壓之力。

“萬武拳,戰字道文!”

葉軍浪眼中目光一冷,施展出萬武拳的拳勢。

本命星辰中凝聚的戰字道文浮現,絲絲縷縷的道光在流轉,一股彙聚著世間殺伐戰鬥的威壓氣息在彰顯,奔流洶湧的星辰之力也朝著戰字道文彙聚過來。

同時,葉軍浪的氣血本源也在燃燒,造化高階的本源之力瞬間狂暴起來,像是炸裂了般,如同湧動的岩漿瘋狂的彙聚向了萬武拳的拳勢。

轟!

葉軍浪一拳轟出,拳勢覆蓋這方虛空,也籠罩向了閻羅少主。

戰字道文光芒熾盛,挾帶著一股極儘磅礴的殺伐之力,就此轟擊向了閻羅少主。

這一拳,閻羅少主避無可避。

這一拳,也讓閻羅少主臉色驚變,感受到了那股霸烈無雙的恢弘拳意,引得這方天地都在共振。

“吼!”

閻羅少主發出了一聲怒吼聲,自身的本源在瘋狂燃燒,大道之基也顯化,凝聚在了他的拳勢中,彙聚著的半步永恒之力達到了一個巔峰之狀。

閻羅少主也瞬間出拳,拳勢浩蕩,拳道之力撕裂虛空,迎擊向了葉軍浪這一式萬武拳的攻殺。

轟隆隆!

沉悶無比的拳勢交擊聲傳來,兩人出手的拳勢攻殺在了一起,彼此間的拳道之力在硬撼衝撞之下,引發了一股能量狂潮。

戰字道文至強萬分,挾帶星辰之力跟本源之力,以著摧枯拉朽的氣勢不斷地磨滅閻羅少主的拳道之力。

最終——

砰的一聲,閻羅少主的拳勢被破殺,戰字道文裹挾著餘威之勢轟在了閻羅少主的身上。

“哇——”

閻羅少主再度張口咳血,整個人的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

眼下,閻羅少主根本抵擋不住葉軍浪萬武拳的拳威之力。

閻羅少主被擊飛之下,他的傷勢也再度加重,再加上閻羅世界崩塌帶來的反噬效果,更是讓閻羅少主的武道氣息在不斷地衰弱。

“你不是要當這個小世界的主宰嗎?不是要擊殺我們所有人嗎?怎麼現在跟狗一樣趴在地上?”

葉軍浪冷聲開口,他衝了上來,盯著前方倒在地上的閻羅少主,絲毫不掩飾身上的凜然殺機。

葉軍浪也不打算給閻羅少主任何機會,此人肯定要擊殺!

……

二更!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