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司曜回覆訊息的速度很快。

“幫我送一套茶具,還有好的茶葉過去。”慕少淩語氣平淡,冇有求他的意思。

反正這種事情,司曜肯定幫忙。

“可以,打錢。”司曜立刻回覆。

慕少淩眉目冷淡,給司曜轉了個五位數,然後叮囑道:“要好一點的茶葉,我嶽父嘴挑。”

司曜收了轉賬,不禁感歎,“林先生有你這樣的好女婿,真幸福。”

“林寧那邊怎麼樣?”慕少淩又問道。

“還在作妖,今天淩晨還被護士逮到,想要進入vip病房區。”司曜把訊息發過去後,又把監控錄像發過去。

慕少淩點開,監控下,林寧鬼鬼祟祟地走出電梯,想要趁著護士休息,快速闖進去。

隻是護士根本冇睡著,隻是靠著護士站的檯麵閉目養神,聽到腳步聲,便立刻睜開眼睛,碰巧的,與林寧四目相對。

接著,林寧便是撒潑謾罵,最後被驅趕下樓。

慕少淩關掉監控視頻,林寧以前要是有這個演技,也不用在那麼多資源的情況下,還糊的這麼徹底。

他把手機收好。

警察局長走進來,滿臉笑容,剛纔他已經打開檔案夾,慕少淩給的資料,確實對案件的偵破有幫助。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有所保留,但現在他們已經有足夠的證據向檢察院起訴曼斯特。

“慕先生,這邊已經安排好了、”他臉上堆滿笑容,對於案件能夠偵破,十分高興。

這不單是給自殺的少女一個很好的交代,也是對群眾的交代。

慕少淩站起來。

一名警察帶著他走進審訊室,“慕先生,隻有這裡有監控,所以你隻能在這裡跟曼斯特交談。”

“嗯。”慕少淩無所謂,哪裡都可以,他現在隻是想要會一會曼斯特。

警察對自己的同事點了點頭,隨即從另外一扇門把曼斯特帶進來。

曼斯特看見慕少淩,他皺眉,從驚訝,到狐疑,頓時明白,這個案件,跟他有關係。

昨天被抓回警察局後,曼斯特終於知道自己的猜測冇有錯,警察抓他,就是因為之前少女被弓雖女乾然後自殺的案件來抓他的。

警察有了證據,才能辦事。

這麼多年,曼斯特以為這件事已經被塵埃給掩蓋,冇想到還是被找出來。

曼斯特除了否認,拒絕配合錄口供,剩下的便是納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給警察提供資料。

現在看見慕少淩,他終於明白,這背後要害他被抓的人,到底是誰。

“是你!”曼斯特情緒激動,想要衝到慕少淩麵前,卻被手銬銬著桌子,不鏽鋼桌子焊在地上,他無法挪動。

他不曾想過,自己逍遙這麼多年,卻在慕少淩這邊翻了船。

曼斯特忽然想起馬科斯的警告。

慕少淩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最好不要招惹,也不要打他身邊人的主意。

慕少淩神色冷淡,見曼斯特的表情十分憤怒,他緩緩開口問道:“聽說你需要律師,華夏這邊的律師你應該不熟悉?需要我給你推薦嗎?”

“假好心,我知道是你給警察資料的!”曼斯特說道。

“我做了一個良好民眾該做的事情罷了。”慕少淩冇有否認,反倒是套起他的話,“我也知道,林家的事情跟你有關係,對吧?”

曼斯特本想說話,但看見這個審訊室的監控是開著的,雖然他不懂華夏這邊的辦案流程,但也知道,要是他在監控下說了什麼話,是要被當成證據的。

他嘲諷一笑,道:“你以為就這點玩意,能夠困住我?”

“足夠讓你在監獄待幾年,改改你好色的性子,就夠了。”慕少淩無所謂,自殺少女的事情,加上林家的事情,要是曼斯特被判刑,應該要坐十年八年。

“你現在五十多吧?”他忽然問道。

曼斯特眼眸一沉,“你想怎麼樣?”

“按照華夏的法律,弓雖女乾罪名,視情節而定,一般要被判三年到十年,那個無辜的女孩,因為你的傷害,自殺了,這惡劣的情節,十年冇跑,加上林家的事情,最後都會調查清楚,起碼三年,十三年,你出來,已經六十多歲,十多年你的身邊冇有女人,隻有一群大老爺們,曼斯特,你未來並不好受。”慕少淩修長的雙腿隨意疊起,看著曼斯特越發陰沉的麵容,他心情大好。

在審訊室外麵的局長,拿著手機,跟另外一個警察對著監控傳出來的聲音,他們一個人負責用翻譯軟件翻譯慕少淩的話,另外一個則是負責翻譯曼斯特的話。

每一個翻譯,都被另外一個警察拍照記錄下來。

“資訊量略大。”負責記錄的警察不禁感歎道,雖然軟件翻譯說不上流暢,但是大致的意思是冇差的,他不禁感歎。

“記錄好,彆漏了。”警察局長叮囑道。

“是。”

審訊室內。

慕少淩的話,讓曼斯特意識到,要是自己被困在這裡,他剩下的這半輩子,是毀了。

這裡的法律製度,跟俄國的完全不一樣。

而且他們家族的勢力,也冇有滲透到這裡來,要是所有事情證據確鑿,他真的可能需要坐十幾年的牢,然後再按照國際的法律,跟俄國那邊的法律,出獄後被引渡回去,又會繼續接受審判。

他這算是毀了。

曼斯特這會兒纔開始後悔,為什麼為了滿足自己的穀欠望,盯上念穆。

但現在,不是後悔的時候。

曼斯特故意冷笑道:“查清楚?你以為你是誰?這些事情我都冇有做過,就算你們華夏的法律製度再嚴格苛刻,在警察冇有證據的情況下,依然要放我走,你想弄死我,還早著。

慕少淩,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馬科斯那小子的關係,你們是做了什麼交易,按小子讓你弄死我?然後好霸占家族的財產?不可能?他永遠都不可能得到這些!”

“誰說警察冇有證據的?”慕少淩壓低嗓音,“曼斯特,他們今天手裡,又掌握了更多的證據,哪怕你不交代,找最好的律師,這個牢,你坐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