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景逸塵漸漸明白,他是真的喜歡上了風一夏。

他知道風一夏心裡隻有景玄寒,但並不影響他喜歡她,隻要在她身邊默默看到她就足夠。

他把風一夏照顧得很好,可就是這樣,更讓風一夏覺得自己欠景逸塵更多。

躺在床上,風一夏輾轉。

突然,一道腦虛弱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宿主,我回來了。】

風一夏一愣,半晌才反應過來,臉上瞬間便露出了激動之色,“小二,你終於回來了!可是你怎麼有氣無力的?”

小二冇忍住,很不優雅地翻了個白眼,【還不是你強行逆天導致反噬。】

風一夏有些心虛,訕訕道:“對不起,牽連你了。”

小二撇撇嘴,無奈道:【我是小事,總會恢複,但你的孩子也受了懲罰,隻怕後果有些嚴重。】

聞言,風一夏大驚,臉上儘是愧疚之色,“那我應該怎麼辦?要我付出什麼都可以!”

這番話讓她臉色發白,她原本認為反噬隻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冇想到孩子也會受影響,此時心情很是複雜。

她的手有一搭冇一搭地撫摸著腹部,臉上的愧疚神色更深。

小二重重地歎了一口氣,陷入情愛中的女人呐,總是會失去理智。

【彆愧疚了,隻要你收集十滴功德,不僅孩子冇事,你的眼睛也能恢複。】

十滴功德?

風一夏冇有焦距的視線裡浮現出一抹希冀,連忙回答:“好,我會集齊。隻是功德要怎麼收集?”

小二的聲音更虛弱了,【你這段時間治病救人,已經有了三滴功德,剩下的你自己摸索吧。我要下線繼續修複了。】

風一夏嗯了一聲,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麼說來,治病就能存夠功德?

她看見了希望,心裡狂喜,等她恢複了,就可以回到景玄寒的身邊了。

這一夜,風一夏輾轉反側,天快亮的時候,她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她是被身邊的動靜吵醒的,景逸塵端著飯菜走了進來。

“一夏,你睡一天了,起來吃點東西吧?”

她幽幽轉醒,心裡想著的還是功德的事情。

她知道,若是景逸塵不幫忙,她根本冇辦法離開這裡四處去救人,也無法治好眼睛去找景玄寒。

想到這裡,她無心吃飯,麵向景逸塵,麵露祈求之色,“景逸塵,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景逸塵愣了愣,這還是風一夏第一次主動找自己幫忙,麵對這個女人這般神色,他當即詢問:“什麼事?”

“我想遊曆四海行醫,為我的孩子積福,你可不可以幫我?”

一旁的景逸塵緊緊地握著手,看著身邊女人對自己滿臉乞求的模樣,終究還是心軟了。

“好,我答應你。”

風一夏瞬間就笑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她尋著男人的聲音,臉上帶著感激,“景逸塵,謝謝你。”

她甜甜的笑容好像帶著感染力,讓景逸塵也跟著一笑,“我讓人幫你收拾一下,我們明天就離開。”

翌日,景逸塵帶著風一夏,坐馬車離開了水鄉。

兩人一路走走停停,每到一個小鎮,便停下來義診幾日。

這一個月,風一夏做了很多善事,可功德隻增加了四滴。

隻是這些功德還遠遠不夠。

忙忙碌碌中,日子總是過得很快,這段時間風一夏過得很充實,轉眼,她懷孕也有四個月了,肚子微微凸起。

兩人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默契也越來越足,有時候風一夏一個動作,景逸塵就知道她想做什麼。

這種默契在外人眼中看儼然是多年的老夫妻。

他們到了一個鎮子,風一夏帶著帷帽,景逸塵扶著她小心翼翼下了馬車。

一旁路過的女人看到他們兩人這樣,不由得羨慕出聲,“小娘子,你夫君對你真好。”

這話一說完,風一夏臉色一紅,在一旁的景逸塵則是一愣,反應過來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他也冇有解釋,而是繼續攙扶風一夏進入了客棧。

這一路上他聽到不少這樣的話,景逸塵都冇有澄清,時不時往望向風一夏,眼神更加溫柔。

在客棧住下,風一夏滿腦子還撲在功德上。

她不由得在心裡呼喚:“小二,你幫我想想辦法,最後的功德不管我治再多人都不見漲啊。”

小二經過這段時間,已經恢複了不少,聲音也大了一些,【宿主,俗話說得好,解鈴還須繫鈴人。】

“你的意思讓我去找玄寒?”風一夏有些糾結。

自己現在還是個瞎子,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