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知皇帝卻是一愣,有些不明所以望向景玄寒,“朕如何知道寒王妃在哪?怎麼把她放了?”

對上他的臉色,景玄寒卻是嗤笑一聲,“明人不說暗話,我人都在這裡了,父皇還裝什麼?”

半晌,皇帝總算是反應過來,急忙解釋,“這是誤會,朕冇有抓你王妃。”

皇上的解釋看在景玄寒眼中,成了欲蓋彌彰,他冷笑一聲,身上散發出了陣陣駭人的氣息。

“但願父皇說的是事實,如果被兒臣查出人在你手中,彆怪兒臣不刻不顧念父子之情,”

扔下這句話,景玄寒不管黑著臉的皇帝,直接轉身邁著大步離開。

皇帝感覺一口氣堵在胸口,自己這不是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嗎!

他怒氣沖沖地一拍桌子,差點冇有把麵前的桌子給掀了。

太監在後邊,小聲地勸這,“皇上息怒,您要注意龍體啊!多少還是用點膳吧!”

“吃什麼?朕被這不孝子氣都氣飽了!”皇上怒喝一聲,又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想了想,他語氣淩厲道:“馬上派人給朕調查,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奴才遵命。”太監領命離開。

隻是不多時,他又回到了勤政殿。

“皇上,太子覲見。”

皇帝揉了揉太陽穴,還是道:“宣。”

不多時,太子穿著一身絳紫色錦袍,走進勤政殿。

施禮後,他才發現今日皇帝的臉色格外難看,明顯心情不好。

“太子何事?”冷冷的聲音傳來,皇帝微板著一張臉,周身散發出陣陣威嚴。

“回父皇,兒臣聽說寒王回了來。”太子雙手一輯回答,他匆匆進宮,就是聽說景玄寒的訊息,想到這裡打探一番。

“少跟朕提那個不孝子,你們不把朕氣死就不甘心是不是?趕緊給朕滾!”

因為太子這一句話,皇帝剛剛消下去一些的怒火又噌噌地漲了起來,重重地一拍龍案,指著太子大聲嗬斥。

太子被罵得灰頭土臉,鬱悶地走出了大殿。

看到了守在一側的太監,把他拉到一旁小聲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父皇為何火氣這般大?”

那太監立刻回答:“太子殿下有所不知,剛纔寒王殿下來了,似乎惹了皇上生氣。”

太子終於明白自己這一鼻子灰是拜景玄寒所賜,心裡對他更是氣憤了幾分。

帶著怒氣,他直接回到了東宮,遠遠地見到林清樂款款而來。

林清樂的聲音溫柔,目光中帶著絲絲柔情,“臣妾拜見太子殿下。”

太子瞪了林清樂一眼,轉身徑直向正堂內走去。

他這眼瞪得莫名其妙的,林清樂不明所以,跟在他身後。

有丫鬟送上來了茶水,太子端起品了一口,啪的一聲把茶盞扔在了地上。

“是想燙死本太子?”太子冷聲嗬斥一句。

丫鬟被嚇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一句話都不敢說。

這丫鬟是林清樂的人,她見狀,站起身柔聲安撫,“殿下,這丫鬟是新來不懂規矩,臣妾再去給您斟一杯。”

“這些人不懂,你跟在本宮身邊這麼久,你還能不懂?”

太子突然突如其來的發難讓林清樂一愣,眨著水鹿一般的眼睛,望著他有些疑惑。

“聽說寒王回來了,你既然閒得慌,就去好好打探一下。”太子撇來她一眼,吩咐了一句。

看太子雙目怒瞪的模樣,林清樂心生膽怯,無奈之下隻好答應。

“是,臣妾這就去。”

語畢,她冇敢耽誤,即刻便去了寒王府。

她被丫鬟攙扶著下了馬車,看著府門,猶豫了一下,還是派身邊的人去叫門。

景玄寒自從回到王府之後就把自己關在書房忙著,管家小心翼翼地敲門向他稟報,“王爺,太子妃來了。”

聽到是林清樂,景玄寒的眼神閃爍著,猶豫了一下,才道:“請她進來。”

林清樂帶著丫鬟嬤嬤進入了寒王府,直接被帶入正廳,踏進門檻時,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穩重喝茶的男人。

這一幕讓林清樂一怔,很快回過神,提起裙襬款款進入。

丫鬟送上來了茶水,林清樂端著茶盞垂頭,不知道想著什麼。

景玄寒冷眼著打量林清樂,還是開口道:“太子妃前來,有何貴乾?”

“我......就是來看看你。”林清樂咬了咬嘴唇,緩緩地開口。

她抬起頭來,望向景玄寒的眼神中帶著悲切。

景玄寒注意到,比起以前,林清樂消瘦來很多,眼中也冇有了往日的神彩。

他隻是打量兩眼,就已經猜出了她在太子府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