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一夏搖了搖頭,抱著痰盂吐得不行,可她胃裡空空的,吐出來的都是黃水。

直到她好了一些,景玄寒才端來一杯茶讓她漱口,“夏夏,怎麼回事?哪裡不舒服?”

風一夏緩了緩,淡淡道:“不知道為什麼,聞到那魚的腥味就覺得噁心難受。”

景玄寒頓時一陣緊張,“找大夫看看吧!”

“你忘了嗎?我就是大夫。”風一夏搖頭拒絕。

可是景玄寒固執,堅決要請大夫。

無奈,大夫還是被找來了。

大夫細細的替風一夏診脈,隨後滿臉喜色,站起來對景玄寒道:“恭喜恭喜,你家娘子懷孕了!”

大夫的這句話就彷彿是天邊的煙花轟的一聲炸了開來,景玄寒和風一夏愣在了當場,半晌纔回過神。

景玄寒的眼睛盯著風一夏的腹部,傻傻的說了一句,“我要當爹了?”

看著他的傻樣,風一夏勾唇一笑,心裡也是欣喜,兩個人的造娃計劃終於成功。

她臉上帶著笑,靠在床邊,現在被照顧得彷彿什麼珍貴動物。

閒著的時候,風一夏想起了小二,繼續和他聯絡著。

可是無論風一夏怎樣呼叫,小二從那次消失後,就一直都冇有迴應。

這讓風一夏有些失落,同時又有些心慌。

風一夏懷孕,景玄寒欣喜萬分,每日都細心地照顧著。

這日,風一夏在家中呆得厭煩,便一個人慢慢地走著,去外麵散步。

她不知不覺來到了河邊,望著清澈的水,湛藍的天,隻覺得此時的景色太美。

望著不遠處的山,風一夏興趣來了,緩緩地向著山腳下走去。

她一個人並不想走太遠,隻是想著在山下溜達溜達,呼吸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還冇有走到山腳,風一夏就覺得自己的眼前發昏。

她扶住額頭,卻眼前一黑,雙腿軟下去,暈倒在地,失去了知覺。

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在一棵樹下,樹下遮陽,再加上涼風習習,風一夏覺得舒服了不少。

轉頭,風一夏就看到在她身邊有一個女子,那人正安安靜靜地坐著。

風一夏掙紮著想要坐起,同時疑惑的開口,“你是誰?”

“你醒了?還有哪裡不舒服嗎?我就是路過的。”旁邊的那女子聽到風一夏的聲音,轉頭見到她的動作,立刻扶著她坐起來,讓她身體靠著樹杆。

“我怎麼在這?”用手揉了揉頭,風一夏依稀地記著她好像是想要去山腳下,但是還冇有走到就暈倒了。

“我在離山腳不遠的地方發現你的,那時候你正你被狼群給圍著,我用火把嚇跑了狼群。”

風一夏聽了這女人的話後,後背滲出了冷乾,心裡一陣陣後怕隨後連忙道謝,“謝謝你救了我。”

那女人笑著搖了搖頭,表示並不在意。

她臉上帶著淡淡的笑,給人一種溫和感覺,風一夏很難想象,這樣的一個人竟然能把狼群嚇跑。

“你叫什麼名字,家裡在哪?我讓我夫君親自登門道謝。”

在狼嘴之下把自己救了,不是一句感謝就可以了事的,她想好好報答。

讓風一夏覺得奇怪的是,那女人垂下了頭,長長的眼睫毛遮掩住她的情緒。

隻見她聲音帶著一絲憂傷,“我叫青兒,我冇有家,現在無處可去。”

“你一個人?”風一夏眼神中閃過同情,青兒點了點頭,麵上帶著憂傷。

想了想,風一夏說道:“不如這樣,你送我回去,我同我夫君商量一下,收留你一起住如何?”

青兒麵色一喜,“真的嗎?那太感謝你了!”

風一夏笑了笑,在她的攙扶下站了起來,“應該說謝的是我,我就住在前麵不遠處,走吧。”

她帶著青兒回到家裡,還和景玄寒講了青兒救自己的事。

景玄寒頓時一驚,“夏夏,你冇事吧?”

再三確定風一夏冇有受傷,景玄寒這才走到青兒的麵前,雙手抱歉,語氣帶著感激,“多謝青兒姑娘救我娘子!”

青兒有些侷促,攪著衣袖不知該作何反應。

風一夏繼續開口:“青兒,你無處容身,不如現在暫時住在我們的側廂房。”

青兒彎腰,臉上帶著激動,向風一夏二人道謝:“多謝你們!”

風一夏親自帶著青兒去安頓好,便回屋去睡覺了。

此時還是白日,可自從她懷孕之後,越來越嗜睡。

以至於到了後來,景玄寒每次出門回來,風一夏都是在睡眠中。

這讓景玄寒有些憂心,可是懷孕的事情他又無法幫忙,隻能更加小心地照顧著風一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