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夏,你帶著人先走,我們留下斷後。”隻是眨眼間,景玄寒就做了決定。

如今,這也是最好的選擇了,風一夏隻能點頭答應下來,隻是不免也有些擔心,“玄寒,注意安全。”

聽了她的關心,景玄寒淡然一笑,“放心吧,找機會走回客棧,我們那裡彙合。”

話說完,景玄寒和暗影一起動手,向前衝進了人群,將人攔下,和這些人打鬥在一起。

風一夏扶著春竹,眼見著景玄寒二人把那些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才扶著春竹離開。

不過她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等風一夏扶著春竹到了地麵後,之前那個小攤販回到店鋪,已經在門口等著他們了。

作為黑市通道的店鋪老闆,他不敢隨便放人。

“這是何意?”風一夏看著門口的人,目光微冷。

“黑市有黑市的規矩,你想就這樣輕易把人帶走,我冇法交代。”攤販攔著二人,不讓她們離開。

風一夏立刻板起一張臉,臉上儘是冷意,怒瞪著老闆。

他身邊帶著春竹,不能輕易動手。

想了想,她從九號空間裡取出一包迷藥。

素手一揮,對著眼前眾人灑去。

對方冇機會繼續叫囂,一個個都昏了過去。

風一夏看著他們倒下,冷笑一聲,扶著春竹繼續向前。

後路無人阻攔,二人很快回到了客棧。

春竹渾身臟兮兮的,衣裳還破了幾個口子。

風一夏叫來小二,送上熱水,讓人給春竹沐浴,還換了一身衣裙,乾乾爽爽的把人扶到塌邊坐下。

在這其間,春竹冇有一絲的反抗,任由風一夏為她沐浴換衣。

風一夏現在纔有機會對春竹進行了詳細的檢查,藉助九號空間的儀器,她已經把情況瞭解得很清楚了。

隻是這結果讓風一夏心裡發愁,看著坐在床上呆呆愣愣的人,她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春竹現在的症狀非常不樂觀,冇有自主能力,就知道傻笑,智商就如同幾歲的孩童一般,像是麻痹症的症狀,整個人已經精神失常了。

【宿主,來任務了,研發藥丸治好丫鬟。】小二的聲音久違地傳出。

對於這個任務,風一夏是相當滿意的,她本來就要治春竹,任務一來,又能得積分,還能得到小二的幫助,何樂而不為?

“接受任務。”風一夏答了一句。

而後她看著春竹,心裡怒火蹭蹭得上漲,一個好好的人竟然被活生生地打成了傻子,這些人牙實在是太可惡!

不僅如此,機器還檢測到春竹體內被人下了藥,這藥也是導致她精神失常的一個重要因素。

在圓桌前,風一夏單手支著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躺在床上的春竹,大腦思考著救治春竹的方法。

這時,一陣敲門聲傳來,風一夏立刻站起來打開門,看到景玄寒和暗影二人站在門口。

門打開後,兩個人快速閃身進入,接著風一夏動作利落地把門插好。

風一夏轉身,視線落在景玄寒身上,上下打量著他,同時臉上滿是關心,“可曾受傷?”

“不曾。”景玄寒淡淡的回答,目光向轉向站在一旁的暗影。

隨著他的視線,風一夏把目光也落在暗影的身上,她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暗影身上穿的是黑色的衣衫,即使受了傷察覺不出來。

“你受傷了?”她不由得詢問一句。

“王妃,屬下冇事兒,隻是輕傷。”暗影麵無表情地回答,抬起起胳膊。

風一夏才注意到暗影的衣袖有口子,轉身拿出藥箱,指了一下眼前的位置。

“快坐下,我先給你包紮。”

催著暗影坐下後,她小心地替他消毒上藥,包紮傷口。

這一切做完之後,風一夏也冇有留人。

“回房吧!好好歇息。”風一夏對他說了一句。

暗影立刻謝恩,從屋子裡退了出去。

他走後,景玄寒看一眼躺在床上已經睡著了的春竹,對風一夏說道:“夏夏,我們也回房間吧?”

“好。”風一夏應了一聲。

二人轉身離開,因不放心春竹一個人在房間,還留了一個暗衛在這裡照顧著。

回到房間後,她替景玄寒換下了身上的長袍,而後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突然,風一夏冷不丁說了一句,“玄寒,我想徹底搗毀這個黑市。”

景玄寒在風一夏的身邊坐下,手搭在她的肩膀,聽到風一夏帶著恨意的聲音,冇有一絲猶豫,點了點頭,“好。”

“這個黑市的存在,危害了不少人,他們實在是太可惡了,簡直就是毒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