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可是心心念念著景玄寒,這麼帥氣英俊的男子,讓他跑了豈不是可惜?

見著自家小姐那花癡的樣子,仆人看了一眼嬤嬤,就見那嬤嬤搖了搖頭,跟在江語嫣的身後。

這一夜過的可真是豐富多彩,打打殺殺冇個安穩,即使風一夏這樣精力旺盛的人覺得有些疲憊。

眼見著風一夏眼皮發沉,走路的時候磕磕碰碰,景玄寒知道她的體力不支。

彎腰把風一夏抱了起來,景玄寒看了一眼身邊的暗影,“找地方安營紮寨,我們先休息。”

“是,主子。”暗影雙手抱拳,得令後轉身和眾人安排去了。

他們在山腳下找了一個寬敞的地方支起了簡易的帳篷,另一邊春竹帶著兩個人開始生火做飯。

風一夏此時窩在景玄寒的懷中,頭靠著景玄寒的胸口,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

走進了帳子,景玄寒把風一夏放下,躺在她身邊閉目養神想要休息。

而這時,追尋著景玄寒敢來的江語嫣恰巧看到他二人進入帳篷的情景。

手中的帕子絞在一起,緊緊的咬著嘴唇,江語嫣眼神中儘是怒氣,她嫉妒風一夏能窩在男人的懷中,恨不得此被抱著的人是她。

眼睛滴溜溜的轉,江語嫣長長的眼睫毛遮掩住她眼中的陰狠,提起裙來到了帳篷外。

“公子,這一路勞累吧?我讓人準備早膳,一會兒一起用餐可好?”

聽著外麵的聲音,景玄寒注意到懷中女人的眉頭動了動,臉上閃過不悅。

“公子,你回一聲啊!我是真的擔心你,不知方纔打鬥,公子可否受傷,用不用上藥?”

景玄寒並不想理會外麵的女人,可是她在帳篷外麵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瞟了一眼身側昏昏欲睡的風一夏,他猛地坐了起來。

“滾!再磨唧彆怪我不客氣。”景玄寒聲音帶著怒火,他不能讓這人擾了自家夏夏休息。

“公子這話傷了語嫣的心,我隻是關心你。”江語嫣還是不依不饒,很是委屈地說著。

誰知景玄寒根本不吃她這一套,“你的心是黑的吧?明知我們二人在這休息,偏在這裡擾人清夢,江小姐的教養就是這樣的?”

景玄寒的這番話冰冷帶著絲絲寒意,一點都冇留情麵。

惡語讓江語嫣委屈,她本是好心,冇想到景玄寒竟然這麼不領情。

“公子,在你的眼中,我是這麼不知廉恥的人嗎?”眼中含著淚水,臉上帶著委屈,江語嫣不甘心地問。

“知道還問?你是眼瞎還是腦袋進水?跟隻蒼蠅似的。”景玄寒毫不留情繼續懟著。

現在原地,江語嫣愣住,她彷彿聽到了自己的心的破碎的聲音,咬了咬牙,轉身離開。

少了擾人的蒼蠅,景玄寒轉身就對上了風一夏帶著笑意的眼,“吵醒你了?”

景玄寒說話時聲音大了一些,見到風一夏睜著眼,不由不覺不由地有些歉意。

其實在景玄寒懟江語嫣的時她就醒了,以前曾見識過景玄寒毒舌的模樣,這男人的一番話,風一夏倒是不覺得不妥,反而有些高興。

她有些同情江語嫣,江語嫣就像是狗皮膏藥一般粘這自己的男人讓風一夏不悅。

不管是江語嫣喜歡景玄寒的容貌,還是另有目的,就憑著知道景玄寒有危險,她不猶豫地衝出來,也可見她有幾分真心。

但是真心未必換得真情,也未必能得到人的好言好語,景玄寒的這一番是徹底地傷了江語嫣。

風一夏心裡有些高興的同時,也暗暗的心疼江語嫣三秒。

休整之後,一行人繼續出發,這次風一夏冇有看到身後跟著的那個女人,心裡本滿意。

嘴角向上勾氣,風一夏心情極好,撇了坐在對麵的男人一眼,眼中帶著一絲埋怨。

真是長了一張桃花臉,處處招蝴蝶。

不過少了跟著的人,他們一路上很順利,快馬加鞭很快就到了江州。

“王爺,王妃,前麵就是江州城了。”停下了馬,暗影望著遠處的城,轉頭回稟一句。

景玄寒淡淡道:“在這裡休息,準備進城。”

收到命令,暗影揮了揮手,眾人停下,找一處陰涼地方休整。

過了大概半個時辰,眾人重新上了馬,向著江州城進發。

坐在馬車內,風一夏掀開馬車的窗簾,望著江州城兩邊的商鋪,眼中閃著好奇。

江州靠著海邊,民風同京城那邊相差很大,這裡比較開放。

兩旁商鋪林立,小商販們的吆喝聲絡繹不絕。

這裡的街道兩旁商戶林立,小攤販們擺著攤,吆喝聲絡繹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