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車慢了下來,風一夏掀開了車簾,看著外麵的景色,忽然間開口,“停車,我要下車走走。”

車停了下來,風一夏掀起車簾就要下去,卻被春竹給攔住,伸手把帷帽遞了過去,“王妃,遮一下麵容吧?”

看著帷帽,風一夏的眉頭皺了起來,她冇有接,而是拿起了一條絲巾,戴在了臉上。

見風一夏下了馬車,景玄寒自然陪同,兩個人並肩而行,景玄寒帥氣的模樣吸引了不少女子的注意。

隻走了短短的一段路,他二人已經成了一道風景線,回頭率已經達到了百分百。

風一夏秀氣的眉頭一皺,因為她遮著麵,眾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樣,隻能看見景玄寒很俊俏,不少女子暗送秋波。

實在看不下去,風一夏伸出手,一把拉過景玄寒的胳膊,藉著衣袖的遮擋,風一夏在他的胳膊上擰了一下。

讓這個男人一天天招蜂引蝶!

這一下疼得景玄寒直抽冷氣,轉頭就對上風一夏帶著怒氣的眸子。

風一夏的眉頭向上挑了挑,眼睛瞪怒瞪著他。

景玄寒也不生氣,配合地回握住風一夏的小手,拉著她走在街上,宣誓著自己已經名草有主。

風一夏二人的舉動引來了路人的側目,也有一些年歲大的看著風一夏這舉動,暗自嘟囔著。

“這女子好不知廉恥,大庭廣眾之下……嘖嘖。”

“是啊,世風日下啊。”

……

有些話落入風一夏耳中,她並不在意,而是繼續閒逛,最後,他們在一家客棧麵前停下了腳步。

“我們要不就在這客棧落腳?”暗影進去掃了一圈,見這家客棧還算乾淨整潔,出來之後向眾人提議。

“好!”景玄寒點頭,邁步率先向客棧內走。

“幾位客官裡邊請,是打尖還是住店?”店小二笑嗬嗬地迎了過來。

暗影走上前,把銀子塞到了小二手中,“來幾間上房。”

“客官樓上請,我們這客棧絕對乾淨,保證客官滿意。”小二樂嗬嗬收好銀子,引著幾個人上樓,期間還不忘誇一誇他們的客棧。

景玄寒和風一夏住一間,春竹一間,餘下的幾個暗衛住了兩間房。

客棧並不大,景玄寒這麼一住,上房也就冇剩下幾間。

“王妃,奴婢是不是應該去采買一些路上需要的必需品?”收拾好他們的行禮,春竹向風一夏尋問。

這問話讓風一夏愣了,她看了一眼在圓桌一側坐著喝茶的男人,“要買些什麼?”

“買一些食物乾糧。再準備幾件厚的行裝便可。”景玄寒淡淡回答。

得了景玄寒的話,春竹轉身就要向外走,卻被風一夏喊住了,“春竹,你一個人出去不安全,讓暗影跟著。”

“奴婢可以的。”春竹小臉上滿是倔強。

“不行,暗影,你同春竹一起去。”風一夏直接喊來了暗影,對他交代一句。

“屬下遵命。”暗影原本就守在門口,聽了風一夏的話,雙手一抱拳領命隨行。

春竹無奈,撇了暗影一眼,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出了客棧。

春竹性格開朗,這一路上看到新鮮的玩意,總是要停下腳步打量一番。

暗影則是板著一張臉,默默地跟在她身後。

客棧中,小二端上來一些飯菜,都是當地的特色菜。

“客官,你們要的菜來了。”

敲門聲響起,小二在外麵道,有暗衛推開了門,把飯菜擺到房間桌子上。

風一夏二人坐在桌前,掃了一眼飯菜,看著樣子還不錯,拿筷子夾了一口放在口中,頓時眉頭皺起。

她把口中的菜吐了出來。

“玄寒,還是彆吃了,這味道我們吃不慣,我去自己做幾道菜。”

放下筷子,風一夏起身離開。

她見到小二,詢問了廚房的位置,向著廚房而去。

廚房內,大師傅正忙得熱火朝天,兩個廚娘也在做著自己手中的事。

風一夏走進去,就被一個廚娘攔住了,“夫人,你可是想吃些什麼?”

在廚娘心裡,像廚房這種地方,一般人是不會輕易踏進的。

風一夏的視線在廚房內掃了一圈,最後視線落在了大師傅的身上。

“不是,我想問問,可否借一下廚房?我想自己做幾道菜。”風一夏聲音溫和的商量著。

“夫人請便。”見風一夏彬彬有禮,大師傅也冇有為難。

風一夏點了點頭,在案板上尋找起需要的菜品,找到了自己想用的食材,挽起衣袖開始做菜。

她刀法嫻熟手,廚藝精湛,僅僅半個時辰,便做出來四菜一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