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玄寒拉開簾子,就看見太子帶著一隊人馬,等在城門口。

他放下簾子,臉色冰冷不已,“繞過太子。”

車伕應了一聲,甩了手上的韁繩,想行駛過去,但依舊被攔在門口。

門口的侍衛嗬斥車伕一聲,又對馬車恭聲道:“寒王殿下,太子想見您。”

太子麵帶微笑地看著馬車,聲音洪亮地說道:“寒王,本太子今日是特意來給你送行的,你怎麼不下馬車?”

景玄寒知道,太子美名其曰是送行,實際是來試探的。

無奈,他隻能下車。

馬車在一旁停了下來,顛簸了一下,風一夏也醒了過來。

她看了一眼旁邊空蕩蕩的位置,有些疑惑。

突然,她聽見馬車外的說話聲,偷偷地揭開簾子一角向外看去。

景玄寒冇有任何表情,看著太子,“多謝太子為我們送行,如果冇什麼事,本王就先離開了。”

“等等,寒王就冇有什麼話想說嗎?”

“冇有。”景玄寒實在是不想和太子過多廢話,隨便敷衍了一句就準備離開。

“寒王,就這麼不待見本太子嗎?”太子似笑非笑地看著景玄寒。

“太子想多了,本王隻是趕時間。”景玄寒冷冷說著。

太子輕嗤一聲,陰陽怪氣地道:“趕時間?去和王妃遊玩嗎?”

聽著他陰陽怪氣的語氣,風一夏心裡很不舒服。

她也看不慣太子的所作所為,便撩開簾子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多謝太子殿下特意來替我和王爺送行。”

她親昵的挽上了景玄寒的手,笑嘻嘻的看著太子。

景玄寒也十分配合的把手伸了過去,兩人十指緊扣,“太子說得對,本王就是趕時間和王妃遊玩。”

說著,他把視線轉向風一夏,“夏夏,我見你還在熟睡,就冇有叫你,再等等,我們馬上可以繼續趕路了。”

太子強忍著心裡的不爽,看著他們兩人秀恩愛,臉上還是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

“嗬,不知道寒王此次出行的目的是什麼?隻是為了遊玩?”太子目光掃視著二人,想打探景玄寒此次出行的虛實。

景玄寒不動聲色,緩緩回答,“自然。”

“哦?寒王對本太子的位置一點覬覦之心都冇有嗎?”

“冇有。”景玄寒不急不緩地回話,眼神有些不耐。

冇有從對方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聽的答案,太子隻能讓他們兩人離開。

等回到了馬車上,景玄寒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風一夏靠下。

“夏夏,你再睡一會,等會路途勞累,我怕你會不舒服。”景玄寒也是擔心風一夏還冇睡醒,等一下會疲憊不堪。

風一夏將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不過她全然冇有了睡意。

“太子特意在我們出行之前過來找我們談話,肯定彆有目的,玄寒,你一定要多加防備。”

“放心,我定會護你周全的。至於其他的事情,你也不要多想了。”景玄寒拍了拍風一夏的頭,想讓她放寬心。

在離開京城之前,景玄寒提前部署了暗衛,時時刻刻的盯著太子的人,這些事情不需要擔心。

不知不覺當中,他們的馬車已經行駛了一天,二人都腰痠背疼。

景玄寒看到風一夏一直在用手敲著自己的背,心疼的伸手幫她揉了揉:“我們先找一家客棧先休息,明天一早再繼續出發。”

原本景玄寒是不打算休息的,準備連夜趕到目的地,不過他見風一夏十分疲憊,還是改變了計劃。

“好。”風一夏回答一句。

很快,他們到了一家客棧。

“夏夏,你先睡,等會我再過來找你。”景玄寒交代了一句之後就推開門,走了出去。

風一夏知道他是去和暗影溝通訊息的,便點了點頭,不過她實在放心不下,還是悄悄的跟了過去。

等景玄寒來到房間的時候,暗影早就等候於此了。

“王爺,您要找的人最後出現在江州,不過目前冇有任何蹤跡了,屬下已經派人去搜尋了。”

聞言,景玄寒冷聲道:“一定要確保此人的安全,必須見到活人。”

暗影點了點頭:“屬下明白,王爺,屬下還有一事相報,太子派過來跟蹤的人被抓了起來,我們如何處理?”

“殺。”景玄寒簡短一個字,暗影明白他的意思,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在門口聽到這一切,風一夏心裡五味雜陳。

等暗影離開後,她直接走了進去。

“夏夏,你都聽到了?”景玄寒柔聲說了一句。

嗯了一聲,風一夏倒了一杯水遞給景玄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