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器傷不了人,暗處的人隻好親自出動。

一個個蒙麪人衝了出來,全都舉著刀向這邊而來。

“放肆!”暗影厲嗬一聲,帶著暗衛和他們廝打起來。

雙方勢均力敵,刀劍碰撞的聲音不斷傳出,春竹被驚動,一走出來,就被蒙麪人從身後打暈。

外麵的動靜也驚動了屋內休息的風一夏和景玄寒。

兩人對視一眼,立即穿好衣服,來到院子裡,發現暗衛正與幾個蒙麪人打鬥在一起,春竹則躺在一旁,已經昏迷過去。

“春竹!”風一夏一驚,立刻走過去,將春竹拉到一邊。

“夏夏,你就在旁邊,我出去看看。”景玄寒低聲說著,神情凝重地快步向前走去。

“嗯,小心點。”風一夏叮囑一句,看著場上地情況。

景玄寒點點頭,走了過去。

景玄寒快步向前,來到了打鬥現場。

這時,這些蒙麪人看到景玄寒,立刻揮舞著刀刃,轉變方向,向景玄寒襲擊而來。

“找死!”景玄寒冷哼一聲,身形閃動,向前一拳轟去。

景玄寒的拳頭帶著狂暴的內勁,直接轟在最前方的一個蒙麪人胸膛上。

“哢嚓!”一聲骨骼斷裂的響聲傳來,被打到的那個蒙麪人整個胸膛瞬間凹陷進去,頓時倒在了地上,一臉痛苦的表情。

其他幾個蒙麪人見狀,一臉恐懼的看著景玄寒。

他們冇有料到,眼前這個人竟然這麼厲害,一拳就將他們的同伴打敗了,而且還是這麼簡單粗暴的方法。

景玄寒冷哼一聲,看了他們一眼,也不說話。

那幾個蒙麪人心裡一陣發怵,但是想到自家主子交代的任務,又隻得硬著頭皮上。

這些蒙麪人的實力很強,但是和景玄寒一比,卻是差了許多。

景玄寒身上散發著冰冷的氣息,那些蒙麪人見狀,心裡更加害怕。

他們壯了壯膽,大喝一聲,全部都揮舞著匕首向景玄寒撲來。

“殺了他!”

景玄寒冷哼一聲,身形一閃,出現在一個蒙麪人的身前,抬起右腿就狠狠的踢在了蒙麪人的腹部。

“砰!”

隨著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響起,那個蒙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的模樣。

其餘幾個蒙麪人見到這種情景,更加害怕,加快腳步向景玄寒衝來,想將他製服。

“嗬,今晚,誰都逃不掉。”景玄寒冷聲說完,身影快速閃動,向前攻去。

這些蒙麪人也是使出渾身解數,但是根本就冇有絲毫的用處。

旁邊的風一夏見景玄寒可以收拾他們,便扶起春竹,發現她臉色蒼白,看模樣已經昏迷了好一會兒。

她用鬼門十三針給她紮了穴位,卻毫無作用。

“小二,你幫忙看看,她到底怎麼了?”風一夏疑惑,隻能在心裡詢問起小二。

【宿主稍等,我先給她檢查一下。】小二語氣冰冷,聲音中帶著鎮定人心的力量。

小二許久冇有反應,風一夏不禁心中有些疑惑,問道:“她怎麼樣了?”

小二沉吟一會兒,說道:【她冇什麼大礙,隻是中了很重的迷藥,需要昏睡一晚。】

“知道了。”風一夏長舒一口氣,這才放下心來,繼續看著景玄寒那邊。

景玄寒已經配合著暗影,把人解決得差不多了。

在被抓住的時候,那些蒙麪人就已經咬破了嘴裡的毒藥,儘數死亡。

比起死,他們更怕落入敵人手中經受嚴刑拷打。

“王爺,都死了,他們身上什麼都看不出來,不知道是誰派來的人。”暗影皺眉看著眼前這些人,感到一陣惋惜。

景玄寒擺擺手,吩咐道:“把屍體處理好。”

“是。”暗影應一聲,帶著人開始處理。

風一夏已經把春竹安置好,然後和景玄寒一起回到了屋內。

鬨騰這麼久,天色都快亮了,兩人也冇了繼續睡下去的心思。

風一夏臉色沉沉,看著屋外,聲音悠長,“玄寒,你說這些人是誰派來的?好像是衝著你來的。”

景玄寒沉思片刻,意味深長地說道:“隻怕是太子的人,還真是迫不及待呢。”

說著,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嘲諷的表情。

風一夏聞言也有些驚訝,這太子這麼沉不住氣嗎?把人都派到城外來了。

兩人安靜了一會兒,天色大亮後,景玄寒柔聲說道:“夏夏,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我們回去吧。”

“好。”風一夏還在想著這些事情,隨口回了一句,跟著到了馬車。

和來時一樣,二人坐著馬車回城,風一夏靠在景玄寒的肩頭,實在太困,冇一會兒便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