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將人抱進自己懷裡,細聲安慰:“夏夏,這一次是本王不好,可這也是形勢所迫,被人發現,前麵的所有算計都功虧一簣了。”

風一夏也不是不講理的人,隻不過是覺得他把自己晾在王府許久,心裡多少有些委屈。

當下在他胸口處狠狠咬了一下,這才解了氣,“既然你有這麼多事情要安排,今日怎麼又有時間來找我?”

景玄寒無奈地道:“這不是實在想你了嗎?夏夏,本王隻待一會兒,馬上就得走了。”

他也是忙裡偷閒,才能來見一見風一夏。

其實知道他已經到了景國,風一夏已經放心了,聽他馬上要走,她冇有意見。

“好,那你去忙自己的事情,早點忙完回來,彆忘了我還在等你。”風一夏主動踮起腳尖,在景玄寒的唇上印下一吻。

景玄寒扣著她的腦袋,本來想加深這一個吻,卻被她給俏皮地躲了開,“還不快走?難不成還想留著過夜?”

景玄寒喉嚨動了動,真想乾脆留下來,但想到還有事情需要安排,他不得不放下心頭的那股火熱。

“等我。”他又在風一夏腰間捏了一把,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

景玄寒這一出現,風一夏心裡的石頭落下,睡眠也更好了。

她一覺睡到大天亮,直到春竹來叫她起床,才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

“王妃,快起來了,您下午還要進宮參加宴會,現在起來清醒一下,再打扮一番,時間就差不多了。”春竹在床榻之前催促著。

風一夏現在雖然醒了過來,但還是覺得很困,她一點也不想起床。

“春竹,讓我再睡一會兒,下午才進宮,現在還早,再睡一個時辰。”風一夏說完,冇再去管春竹,又睡了過去。

見她要將賴床進行到底,春竹實在是冇辦法了,隻能讓她又睡了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之後,不需要春竹叫,風一夏自己就起來了,她把安眠藥製作完,這才叫來兩個丫鬟給她梳妝扮。

春竹和夏荷一起走了進來,嘴裡還在唸叨著,“王妃,今日不如梳流雲髻,既襯您的衣服又顯氣質。”

風一夏冇有在意髮髻這些,對著她們擺擺手,隨口道:“你們看著梳吧,我都行。”

兩個丫鬟得了準許,高高興興地開始幫她打扮起來。

“這一次你們兩個都跟著我一起進宮吧。”梳妝完成後,風一夏淡淡說了一句。

“是。”春竹和夏荷齊齊應聲。

主仆三人一起進宮,在去的路上,夏荷悄悄在春竹耳邊說道:“這一次要去的可是皇宮,我們二人一定要萬分注意,千萬不能讓王妃吃虧。”

春竹煞有其事地點頭,堅定道:“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馬車行駛的速度不慢,他們算著時間到達皇宮,但還是來得太早,宴會還未開始,場上隻有寥寥無幾的嬪妃。

賢妃和何妃便在其中,她們二人見到風一夏,原本端著的表情一下就變了,臉上露出一抹真誠的笑容,對著風一夏的方向招了招手。

她們二人都是寵妃,被安排的位置也很顯眼,風一夏一下就注意到了她們。

好在賢妃和何妃坐在一起,風一夏不用選擇先去誰那裡,直接向著兩人的方向而去。

“見過兩位娘娘,好久不見,不知二位可還安好?”風一夏見了一禮,客氣地詢問著。

賢妃將人拉到身邊,笑道:“一夏,你還和我們客氣乾什麼?我們好得很。”

何妃也在旁邊說道:“是啊,我們久居深宮,能有什麼事?倒是你,一夏,這一次去了這麼遠的地方,一切可都還順利?”

風一夏看著他們二人之間的氛圍還算融洽,也跟著聊了起來,“勞兩位娘娘掛懷,我一切都好,這一路雖然吃了不少苦,但好在已經回來了。”

她們這才放了心,心疼地拉著風一夏的手,兩人都表達了自己的關心。

她們二人之間其實也冇有什麼恩怨,自從風一夏上次幫助了何妃,何妃知道她是賢妃的表妹,也向賢妃示好過,現在兩人之間的關係也已經很融洽了。

“對了,一夏,你有空去本宮那裡看看兩個小公主吧,現在的模樣真是太可愛了,你看了一定會喜歡的!”賢妃拉著風一夏,一說起兩個孩子的情況,她滔滔不絕起來。

風一夏耐心地聽著,還不忘回答著,“兩個公主從出生的時候開始就很乖,現在的模樣還真是令人期待呢,我過兩日得了空一定去看看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