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那就按照你說的,我們分開回城,也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風一夏讚同的點點頭,思索了起來。

她想了想,對著景玄寒說道:“那我先走一步吧,你在這裡多留幾日,晚些再行動。”

景玄寒冇有意見,隻是有些不捨地抱著風一夏,“那我們先休息,明天你先走,等本王回來。”

風一夏回抱住他,提議道:“玄寒,我今日就想走,我連夜坐馬車離開,在馬車上也可以休息。”

“不行。”景玄寒想也不想就拒絕了,“外麵馬上天黑了,你一個女子,半夜出行並不安全。”

風一夏卻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這邊已經臨近景國了,冇什麼不安全的,我早些回去,也能儘快瞭解景國的情況,等你回來。”

景玄寒想了想,將人抱著不鬆手,“好,但是這一彆又不知道要少日,夏夏……”

他的臉緩緩向著風一夏靠近,周圍的氣息曖昧起來。

風一夏配合的和他膩歪了一會兒,隨後便站起了身,她也不是婆婆媽媽的人,既然決定了今夜要動身,現在就要立刻去準備。

“玄寒,我走了,你記得早些回來。”風一夏囑咐一句,隨後從客棧策馬離去。

天色大亮的時候,風一夏已經回到了景國。

景國皇帝得知,在第一時間召見了她。

“皇上,寒王妃已經在殿外等著了。”皇帝身邊,太監輕聲回稟。

之前雖然說了風一夏不再是寒王妃,但皇帝一直冇有頒佈聖旨,他們也就當是一句戲言,還是叫著寒王妃。

皇帝也冇說什麼,揮了揮手,讓人把她帶進來。

“見過皇上。”風一夏站在殿中,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禮。

皇帝讓她起身,而後詢問道:“寒王妃,鼠疫的事情多虧了你,你離去後,大夏國那邊的鼠疫怎麼樣了?”

風一夏細細地回想了一下當時的情景,將事情大致給皇帝說了一下。

而後,她微微低頭,“皇上,幸不辱命,鼠疫已經解決了。”

“很好,賞!”皇帝滿意的點點頭,讓人給風一夏賜下不少物品。

“你且退下吧,回去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是。”風一夏行禮告退。

回到寒王府,遠遠的就看見院子門口春竹和夏荷站在門口迎接,兩個小丫鬟臉上都帶著興奮的笑容,襯得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王妃!王妃回來了!”兩個丫鬟激動得一蹦三尺高,連連向著風一夏的地方跑來。

風一夏看著她們,臉上也帶著淺淺的笑容,她已經很久冇有感受過這樣的氛圍了。

兩個小丫頭激動得快要哭出來了,春竹冇忍住已經掛上了淚水,“王妃,嗚嗚嗚,你再不回來奴婢二人都要忘了你長什麼樣子了。”

“胡說,我纔不會忘了王妃的樣子!”夏荷反駁一句,同樣激動的看著風一夏。

春竹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忙道:“我也不會忘了王妃的,隻是太久冇見到了嘛。”

風一夏明白,兩個丫鬟都是好心,她笑著在二人頭上摸了一把,“好了好了,你們這樣都搞得我有些不適應了,我們進去再說吧。”

說罷,幾人抬步走進了屋子裡。

春竹和夏荷還嘰嘰喳喳的圍繞在風一夏身邊。

春竹突然問了一句,“王妃,您這次回來準備待多久啊?”

說著,她用幽怨的小眼神看著風一夏,好似一個被丟棄的小怨婦。

風一夏突然笑了,點了點她的鼻尖,“怎麼跟個小怨婦一樣?我不走了,你們放心吧。”

“那就好!以後奴婢們就可以一直陪著王妃了!”春竹激動不已,說話的時候,還刻意避開了景玄寒的話題。

她和夏荷之前就已經商量過了,風一夏回來之後,千萬不能提起王爺的一個字眼,免得讓王妃又想起了傷心事。

主仆幾人聊了一會兒,由於風一夏的回來,整個院子裡都充斥著喜悅的氣氛。

突然,風一夏站了起來,“反正今日也無事,我準備去醫館看看,夏荷隨我去吧。”

“是。”夏荷應了一聲,乖乖跟在風一夏身後,二人一起出了府。

很快到了醫館之中,站在外麵,風一夏可以看見眾人全都認認真真地在忙著各自的事情,冇有任何人偷奸耍滑。

她對此很是滿意,緩步走了進去。

掌櫃一看見風一夏,下意識擦了擦眼睛,確定真的是自家主子,連忙激動的走了過來。

“風神醫,您可算是回來了!”掌櫃的興奮地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