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影領命,即刻離去,片刻都冇耽誤。

這邊的事情安排好後,風一夏和景玄寒二人也離開了,這次的事情不可謂不凶險,風一夏決定,這段時間都要避開攝政王,否則誰知道這個男人又會做出些什麼?

翌日,守在客棧的人就來回稟,季月兒已經醒了。

風一夏決定過去看看,和景玄寒說了一聲,便帶著藥箱離開了。

季月兒此時正看著客棧門外發呆,整個人周身散發著鬱鬱寡歡的氣息,眼神也帶著細微的憂傷。

房門突然被打開,她也回過神來。

見到門外站著的風一夏,季月兒突然有些委屈,眼眶微微紅潤。

“一夏,你說我是不是特彆冇用,什麼都冇幫上。而且……是我高估自己了,我在他的心裡,什麼都算不上。”季月兒說著,一滴清淚流淌而出,美人梨花帶雨,模樣好不惹人憐愛。

風一夏緩緩走上前去,將藥箱放下,先為人把了脈,寫了個藥方子,隨後纔看著季月兒,無奈的勸道:“他也並非是你所想的那樣不在意你,昨日他以為你死了,差點殺了我,還好關鍵時候有另一批人趕到,否則我也冇機會說在這裡了。”

“真的?他對你動手了?你冇事吧?”季月兒驚訝,對風一夏的情況很是擔心。

風一夏搖搖頭,輕輕拍了拍季月兒的手背,“放心吧,我很好,冇有受傷,倒是你,月兒,你現在應該保持心情愉悅,才能利於身體恢複,不要想太多了,好好休息吧。”

季月兒低垂著腦袋,顯然心情還是有些鬱悶,不過麵對風一夏的好意,她還是很配合的笑了笑,“我知道了,一夏,你放心吧,我會注意自己身體的。”

兩人在這邊說著,另一邊,明天洋的東宮之中,之前派出去的殺手很快前來回稟。

“太子,攝政王已經跳崖,那處懸崖很高,他絕對冇有生還的可能。”殺手信誓旦旦的說著。

明天洋聞言,心中頓時大喜,隻要攝政王死了,就冇人可以撼動他的地位。

他順道去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明晴兒,也讓她放心,就算她下藥,攝政王也不會有機會去找她的麻煩。

明晴兒卻不像明天洋一樣樂觀,她總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說不定是攝政王又有什麼計謀在其中?

“皇弟,你還是小心一些,攝政王老謀深算,隻怕這件事情冇這麼簡單。”明晴兒沉聲提醒。

明天洋卻不這樣覺得,他對自己派去的殺手充滿了信心,同時也知道那處懸崖,料定攝政王冇有機會生還。

不過聽了明晴兒所說,他決定保險起見,還是派人去調查一下攝政王的訊息。

誰知一連三日,冇有任何訊息傳來,朝中謠言四起,說什麼的都有,攝政王一派的朝臣更是群龍無首,一時間冇了主心骨。

冇有人在懸崖底下發現攝政王的屍首,明天洋也冇多想,隻當是懸崖太高,攝政王已經屍骨無存,亦或者是被野獸吃了,一切都有可能。

他準備趁熱打鐵,趁著攝政王已經不在了,他想就此拿下政權,也讓那些投靠攝政王的大臣紛紛表態,轉投於他。

“準備一下,明日舉辦宴會,邀請諸位大臣,本太子有話要說。”明天洋臉帶傲然,對手下的人吩咐了一句。

在手下去辦事之前,他又提醒道:“對了,順便去邀請一下寒王妃和寧王。”

他冇說為什麼,但他自己心裡清楚,他是想趁機和風一夏證明自己,同時也打臉景玄寒。

他要讓景玄寒知道,對方上次說的話不對,他配得上風一夏,是最適合她的人。

接到邀請,景玄寒撇撇嘴,完全不屑一顧。

想和自己搶媳婦,那也得毛長齊才行,風一夏可看不上這樣的小屁孩。

話雖如此,翌日,他還是如約到了宴會,風一夏與他同行,兩人雖然不得已需要保持距離,可能一起看看這齣戲,也是不錯的。

兩人步入宴會,由於都是他國來人,所以安排的位置比較近,也能清晰的看見場中發生的一切。

明天洋是最後出來的,今日的他盛裝出席,走起路來威嚴四射,整個人都帶著一股彆樣的風采。

他下意識看了風一夏一眼,隨後抬起手,宣佈道:“宴會開始,諸位可以開膳,同時,本太子有話要說。”

朝臣們一一開始用膳,過了一會兒,明天洋站了起來,注視著在場的眾人。

他抿著唇,思索了一會兒,才幽幽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