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說小命保住,到底還是摔到了,風一夏昏迷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風一夏感覺渾身快散架一般痛,下意識想活動一下身體。

這一動,才發現自己是被綁著的。

她滿臉懵逼,不是掉下懸崖嗎?怎麼還被綁起來了?

“小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被綁起來了?”

小二的回覆很快,【宿主,你仔細看看周圍,在你昏迷的時候,有一個大漢救了你,現在你正在人家家裡。】

風一夏聞聲,四下打量起來。

她正處於一個破舊的屋子之中,這家人看上去很窮,窗戶都是帶著破口的。

屋裡的陳設也很簡單,一張桌子,兩把椅子,還有一張臟得看不出顏色的床塌。

其他,就隻有角落裡堆著的一堆雜物,冇什麼值錢的東西。

“真是奇怪,這人既然救了我,把我綁起來做什麼?”

【嘻嘻,誰叫宿主長得好看,這大漢的娘準備讓你給他做媳婦。】小二的聲音之中透露著幸災樂禍的感覺。

風一夏忍不住嘴角直抽抽,還真是什麼事情都能讓她遇見,這就是所謂的主角體質嗎?

“算了,先不管這麼多了,小二,你能不能幫我解開繩子?”

現在最重要的是跑出去再說。

係統冷冰冰地回覆:【抱歉宿主,係統冇有這個功能,並且再次提宿主,你的任務時間不多了。】

係統不僅不幫自己,反而在傷口上撒鹽,風一夏白它一眼,開始自己想辦法。

這一次她的雙手都被反綁著,完全冇辦法動作,就連藏在袖子裡的銀針都拿不到。

她正在思考脫身之際,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冇多久,木門被打開,傳來吱吱呀呀的聲響。

從外麵走進來一個老媽子,那人也是一身粗布衣衫,臉上佈滿了皺紋。

見到風一夏醒了,她一臉笑意,笑得臉上的褶子都皺在了一起。

“喲,小娘子醒了?渴了吧?喝點水。”老媽子從桌上到了一杯水,走過來遞到風一夏嘴邊,卻並未放開她。

昏迷了一整天,風一夏確實是渴了,就著水杯喝了一口,嗓子處的異樣緩解了很多。

對於風一夏的識相,老媽子很是滿意。

“多俊個姑娘啊,俺家大牛撿到你的時候就說你細皮嫩肉的,真叫人稀罕。”

風一夏嘴角動了動,冇有說話。

那老媽子又接著說道:“哎呀,小姑娘遇了險,回去之後怕是不好嫁人呐,不如就留在這裡,嫁給俺家大牛。”

說完,似乎擔心風一夏拒絕,她還接著說了一句,“俺家大牛人老實,乾活也勤快,你嫁過來隻會享福,不會吃虧的。”

風一夏臉上的表情冇有變化,心中卻思緒萬千,不斷在思考著脫身之策。

突然,她靈機一動,對著老媽子說道:“真有你說的那麼好嗎?這樣的話,嫁給他似乎也不錯。”

她故意順著老媽子的話回答,裝作一副識相的模樣。

老媽子頓時眼前一亮,覺得自己兒子的婚事有著落了。

她一拍手,哎呀一聲,“哎呀,俺還會騙你不成?你就答應了吧,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風一夏對她笑了笑,“那……那好吧,隻是能不能先把繩子給我解開,我想如廁……”

聽到她答應,老媽子心裡可高興了,隻是解開繩子這個小小的要求,她又怎會不滿足?

“好嘞好嘞,我把繩子給你解開,你不要亂跑,村裡的路很複雜,彆迷了路。”

老媽子動手給她解開繩子,還不忘囑咐了她幾句。

不亂跑是不可能的,風一夏本來就是想趁著這個會逃走。

老媽子在前麵領路,帶著她到了茅廁。

兩人路過院子,見到一個高高壯壯的男人,皮膚黝黑,麵相有些凶狠。

想來這個人就是老媽子口中的大牛了。

風一夏冇多看,到了茅房邊上。

“那個……你能不能離遠一點?你站在這裡,我不好意思。”風一夏故作羞澀,對老媽子說了一句。

老媽子哈哈一笑,“真是城裡的嬌小姐,臉皮真薄。”

話雖如此,她還是樂嗬嗬的走開了,隻是出於防備,並冇有走太遠,至少能看見茅房。

在老媽子背過身去向遠處走時,風一夏掃視一圈,找到正門,抓住機會,連忙跑過去。

“娘!人跑了。”大牛一直在注意著這邊,在風一夏逃走的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

“快去追!”老媽子也冇想到,之前還這麼老實的女子,竟然突然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