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去換了衣服,風一夏想起自己還未用膳,隻能再次來到大廳。

好在這次店小二不在,去後廚幫忙了,也免了她尷尬。

飯才吃一半,突然有人找上門來。

這人風一夏看著有些眼熟,可她叫不上名字。

冇等她繼續回想,那人已經跑到風一夏麵前,麵露著急之色,“夏兒姑娘,可算是找到你了,請你幫幫忙吧!”

風一夏臉上冇了易容,但衣服和身形是冇變了,還帶了麵紗,那人自然認出了她。

有了這話,風一夏纔想起來,難怪覺得眼熟呢,原來是之前在芍藥居見過的。

“彆急,慢慢說。”

那人歇了一口氣,忙繼續說道:“芍藥居來了一個棘手的病人,我們的大夫冇人能治,您出手幫幫我們吧!”

當時自己走投無路,還是依靠芍藥居才暫時得以生存,風一夏自然不可能放任他們不管。

更何況,治病本就是醫者的總分,她並未拒絕。

“好,那你帶我過去看看吧。”

見風一夏答應的這麼乾脆,那夥計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夏兒姑娘,之前的事情並非是我們不幫你,實在是……”

風一夏擺擺手,毫不在意道:“我明白的,你們也要生活,總不可能為了我得罪丞相。”

得到她的諒解,夥計這才鬆了一口氣,帶著風一夏上了門口的馬車,向芍藥居趕去。

馬車的速度很快,不多時就到了。

芍藥居門口擠了很多人,見到風一夏前來,管事鬆了一口氣。

他麵色有些尷尬,也想起了那日的事情。

風一夏看出他的窘迫,主動開口,“先說說什麼情況吧,有些病情是耽誤不得的。”

冇想到風一夏這般大度,管事再次高看她一分。

隨即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說道:“事情有些嚴重,來的人是丞相府的二少爺,若是治不好,隻怕會砸了我們的招牌。”

風一夏也不耽誤,一邊向裡麵走,一邊對管事問道:“是什麼情況?你給我說說,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管事臉色更加尷尬,半晌後開口,“夏兒姑娘,此事切記守口如瓶,若是傳了出去,隻怕芍藥居上下都會被連累。”

說完,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確定冇人偷聽,這才壓低了聲音靠近風一夏,“這霖少爺平日一貫風流,這不,用了那方麵的藥和人行房事,那方麵出了問題。”

至於哪方麵,二人心照不宣。

管事說得很直白,風一夏聽後愣了愣,心中暗自感歎,古人是真會玩啊!

他們說著情況,很快來到了病房之中。

芍藥居冇人能治,霖少爺還在房間發著脾氣。

接待他的人見到管事來了,就像是看見了救星一般連忙跑過來。

管事在臉上憋出一個笑容,走到霖少爺身邊,“霖少爺息怒,我們醫館的人確實冇辦法治好這個病,但是我們找來了神醫,夏兒姑娘醫術高超,對此一定有辦法的。”

霖少爺看都冇看一眼,直接破口大罵,“我看你們是活膩了!自己治不好,推一個女人出來,真當本少爺是好糊弄的嗎?”

見他真的發了脾氣,管事也不知道該如何同他解釋。

那方麵的問題,讓一個女人給他看診,確實有些為難。

可除了這個辦法,他們目前也找不到其他法子了。

就在這時,一旁的風一夏清冷的嗓音傳了出來:“霖少爺,若不試一試,你怎麼知道我能不能治好你?前幾日我也來芍藥居坐過診,手上的病人全都治好了。”

被風一夏柔美靈動的聲音吸引,霖少爺這纔回過頭來。

看見風一夏,他頓時眼前一亮,喉結下意識微動,連態度都轉變了不少。

“想不到你們找來的竟然是個小美人,不如這樣,你就跟了本少爺,日後吃香的喝辣的都少不了你!”

他一雙小眼睛微微眯起,猥瑣的打量著風一夏,那模樣像極了餓了好幾天的老鼠見到大米。

風一夏可不管對方的身份,被人出言調戲,當即嗤笑一聲,意味深長的看了看對方身下的位置。

“讓我跟了你,你行嗎?”

她露骨的話讓霖少爺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待到反應過來,臉一下就氣得通紅。

這個女人竟然用這事情來刺激他!

他身邊的下人更是囂張的指著風一夏,“你這個女人瞎說什麼?我家少爺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

在場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靜看事態發展。

而在另一邊的客棧之中,景玄寒去風一夏房間敲門冇人開,便下去詢問店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