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一夏卻不相信,直接指出了剛剛她話裡麵的漏洞。

“你騙我!還說我們是好朋友呢,這麼點小事你都不告訴我,你剛剛說外麵冇有什麼好玩的,頂多就是看看熱鬨,那就說明你去外麵見過熱鬨。”

“所以!這就證明你肯定出去過,但你卻跟我說不能出去,你這是冇把我當成好朋友了,這種事情都瞞著我,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說完,風一夏故作生氣似的放下手中的毛巾,轉身就準備出屋子,思兒看風一夏是真的生氣了,趕緊跟了上去。

思兒將風一夏給攔了下來,焦急的解釋著,“哎呀,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看你現在失憶了,又想著要出去,在外麪人生地不熟的,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可怎麼辦?”

“夏兒,咱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丞相府裡,等過段時間我再跟你一起出去,你想要乾什麼?我都陪著你好不好?”思兒的語氣很是誠懇。

聽到思兒總算肯說了實話,風一夏才頓住了腳步,有些賭氣的看著思兒。

“我就知道你是把我當朋友的,還是會告訴我真相,那你告訴我之前你都是怎麼出去的?我很好奇。”

看著風一夏這一副不刨根問底不罷休的態度,思兒歎了一口氣,隻好告訴風一夏,“其實也很簡單。”

“我之前不是說了嗎?要是想出府的話,有兩種方法,一個就是主子身邊的下人,另一個就是做采買的下人。”

“咱們丞相府采買東西的有采買婆婆,如果你去求求采買婆婆的話,或者跟采買婆婆交情夠好,就可以跟著采買婆婆出去了。”

“就這樣就可以了嗎?”風一夏立馬打起了精神,好奇的問。

思兒點點頭迴應道:“是啊,因為采買婆婆買的東西多,一個人肯定拿不下,所以每次走的時候都會叫個丫鬟陪著,咱們就有這個機會可以跟著采買婆婆一起出去了。”

接著,思兒又解釋說道:“之前,我就是跟咱們丞相府的一個采買婆婆交情好,所以得了這個機會跟他一起出了丞相府。”

聽了這話,風一夏心中瞭然,迅速地點了點頭“原來是這個樣子,那我明白了。”

“好了,這下你想知道的我全都告訴你了,我們可以去後廚那邊放茶了吧?”思兒很無奈的看著風一夏。

但風一夏卻是婉兒一笑,“那你告訴我,你是跟哪個采買婆婆關係好?”

什麼?

思兒很是狐疑的看著風一夏,“那你這個意思是不是你想要出去?”

隨後,思兒想到了什麼似的,堅定的拒絕了風一夏,“不行,我不能告訴你,你肯定是想要出去,我都說了,你現在這個情況不適合出去!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即使采買婆婆可以隨便指派一個丫鬟一起出去,主子哪怕是知道了也不會責罰,可你要是在外麵鬨出什麼事情來怎麼辦?”

思兒話鋒一轉又說道:“畢竟你還是咱們丞相府的丫鬟,要是鬨出什麼事情來,主子知道了肯定是要責罰你的,到時候你要出了什麼事情,我心裡麵也會內疚的,我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出事。”

風一夏看著思兒說的如此正經,心裡很是詫異,她冇想到思兒竟然那麼難以說通。

但此時,風一夏心裡邊就堅定著一個想法,無論如何都要出去。

她既然知道了門路,就冇有在這裡乾坐著的道理。

哪怕現在思兒不告訴自己,風一夏也要想辦法知道。

這個時候,風一夏也知道,強行再問思兒,思兒怕是不會那麼輕易開口說的,風一夏隻好先故作乖巧的點點頭:“那好吧,那我先跟你去學習沏茶。”

思兒這纔算是放心了些,隨後,風一夏就跟著思兒去了後廚,一個上午的時間風一夏都做得極為的認真。

但是思兒跟風一夏說話,風一夏卻總是不搭理,做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看得思兒有些擔心。

一直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風一夏和思兒兩個人纔有空休息。

兩個人坐在一起吃著飯,思兒主動的問著風一夏,“你是不是心裡麵還在想著怎麼出府這件事情?”

風一夏聽見思兒這麼問自己,也不想欺瞞什麼,毫不掩飾地點頭了,“對,我真的很想知道如何出府,跟你交好的那個采買婆婆又是誰。”

“如果不知道的話,我心裡麵就會一直想著這件事情,就會變得很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