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綠鸞的反應如此坦率,風一夏心中對她的好感更甚,點頭應著說道。

聽著風一夏如此說,綠鸞想了想也讚同的點點頭,接著,風一夏從雀兒那把自己的藥箱拿了過來,和綠鸞一起去給她醫館裡的病人看病。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的功夫,她們兩人纔將這醫館裡的病人都給診斷完開了藥,等病人都走了之後,原本擁擠的醫館竟然顯得空蕩了起來。

風一夏笑著與李大爺揮手道彆後,下意識還看了一眼一直在旁陪伴著的景玄寒。

兩人的視線就這樣在空中交彙。

風一夏對他坦然一笑,景玄寒的眼中也劃過一縷寵溺的光芒。

“今天來看病的病人我都看完了,我這邊收拾一下就跟你走。”綠鸞對著風一夏開口,眼中帶著些許讚賞。

剛剛在風一夏為其他人看病的時候,她一直有注意,還發現風一夏診斷病人病情的速度極快,且總能一針見血的問出病人的準確病因。

隨後就順理成章的判斷出病人這是得了什麼病,又開出了藥方來,這樣雷厲風行的診斷速度,論醫術的厲害程度可是比綠鸞不知道要高出來多少。

想著綠鸞心中就有些激動,迫不及待的想要跟風一夏切磋切磋,順便取取經。

但一想到過會還要送老太太回梨花村,又隻能努力忍住自己的小心思。

“那行,你收拾一下吧。”風一夏說著,仔細的將自己的藥箱收拾起來。

綠鸞的動作也是極快,收拾好東西後還不忘了吩咐小藥童回家注意安全,接著綠鸞就將醫館門給關上,領著風一夏他們去往梨花村。

在去的路上,綠鸞好奇的問著風一夏,“我剛剛看你給病人看病的時候,診脈的技術非常的高超,並且隻是用眼瞧著就能看出病人的病因所在,太厲害了!”

“而且,你好像還拿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工具給病人看病,但也能用那些工具診斷出病人的病情,不知道這些姑娘都是如何會的?”

風一夏知道綠鸞問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工具則是她空間裡的醫用器械,隻不過為了方便就一直放在藥箱裡隨身攜帶,這個自然不好跟綠鸞解釋。

風一夏便隻好委婉的解釋道,“那些都是我師傅給我留下的,給病人看病的話更能為準確的判斷。”

綠鸞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有些悵然若失的小聲說道:“那看來姑娘有一個非常好的師傅,隻可惜我父母早亡,他們的醫術我隻學習到了一半。”

“剩下的全靠我自己一人看一書慢慢精進學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達姑孃的高度。”

風一夏看著綠鸞一臉悵然的樣子,顯然這個姑娘是真心熱愛醫術,且也有懸壺救世的一顆心,從她願意不求回報的給窮人看病這一點就能看得出來。

這樣想著,風一夏有意轉移話題,她故作好奇的問著綠鸞,“我們這到梨花村還要多久的路程?”

“大概一個時辰吧,畢竟是村裡路上肯定是要花費些功夫的。”綠鸞帶有禮貌的笑了笑,耐心的給風一夏解釋著。

見綠鸞似乎在強挺著笑容,風一夏心中一動,便主動提議道,“綠鸞姑娘,我看你也是真心熱愛醫術,不如我將我知道的一些醫術方麵的知識告訴你,我們在這路上也方便探討探討。”

“不然,這後麵我也冇有時間詳細告訴你,更不用說和你切磋醫術了,你也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我後麵還要趕路離開這裡。”

風一夏的語氣十分誠懇真摯,聽得綠鸞心中不禁有些感動,原本的失落立馬被欣喜之情所代替,她很是認真的看著風一夏,語氣中帶有些許感激的說道:“那行,我們邊走邊說吧。”

接著,兩個人便時時湊在一起,探討著醫術的事情。

雀兒則儘職恪守的照顧著老太太,畢竟在風一夏的麵前還是要裝裝樣子的。

倒是景玄寒一直默默的跟在他們的身後,一言不發,隻是關注著他們周圍的情況,希望不會有什麼危險出現。

兩人探討醫術的時候,隻感覺時間過得飛快,等到風一夏和綠鸞再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一行人都已經到了梨花村口。

此時已經是午飯的時間,這村子裡炊煙裊裊,大家都在家裡麵準備晚飯,或是準備吃飯,村子裡並冇有什麼閒人在外麵逛著。

綠鸞對著梨花村非常的熟悉,便直接領著風一夏他們走進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