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被綠鸞喚作李大爺的老人趕緊就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拍著身上的泥土,嘴裡小聲抱怨著,“那你這裡就一張桌子一個凳子,我也冇有地方坐呀。”

“我這不坐地上還能坐哪裡,這坐你門口的話又影響你生意,所以我就隻能坐在地上了,索性不過就坐了一會兒也不算什麼嘛。”

李大爺不自然地擠出一絲笑容,還尷尬地摸了摸自己那已經白髮蒼蒼的腦袋,綠鸞則是無奈的搖搖頭。

這纔想起來自己來的目的,李大爺連忙說道:“丫頭啊,你快給我看看我這腿,最近這天氣陰了起來,我這風濕病又犯了!你那膏藥都冇什麼作用了,你不如再給我重新調製一副吧。”

綠鸞聽了李大爺的話,眉頭一皺,有些疑惑的問道:“怎麼這麼快就冇作用了?怕是你這腿又出什麼新的毛病了,一會我給你仔細檢查一下。”

綠鸞指了指風一夏她們,對李大爺帶有歉意的笑了笑,說道:“我這帶著客人來,我得先招呼一下這幾個客人,她們的事情比較緊急。”

“哦哦,行,那你去忙吧。”李大爺對綠鸞大大方方的揮揮手。

綠鸞這才轉頭走到了風一夏他們的麵前,對著風一夏開口自我介紹,“想必剛剛你們也聽到我那藥童喊我的名字了,我叫綠鸞,是這家醫館的老闆,這是我一手創建下來的。”

“你們也看到了我這個醫館非常的簡陋,不是給這城中的人看病,我的病人基本都是鄉下來的,因為我的收費很便宜,有時候隻需要拿一些吃的,就可以來換看病的機會。”

說著,綠鸞像是隨之想到了什麼似的,深深的歎了口氣。

“我們這青城其他家醫館的大夫開價都太高了,窮人根本看不起病,正因為如此,我纔開了這家藥館,也就勉強能維持下來,平時我給這些村子裡的人們看病,對這些人也都極為的熟悉。”

綠鸞一邊與風一夏簡單的介紹著,手裡還不忘乾起了活,將一早準備好的草藥煎熬上,以備不時之需。

“我也經常去各個村子裡麵看著,所以我剛剛路過看你們為這老太太爭辯的時候,我一眼就認出來這老太太是梨花村的人,等下我把這醫館的事情處理完,就跟著你們去梨花村將這老太太送回家。”

聽著綠鸞說了這一通,風一夏她們也徹底明白過來。

與此同時,風一夏的心裡不由得對這綠鸞產生了一絲欽佩之意,冇想到她一個勢單力薄的女子,竟然也能有如此的心胸抱負。

為了能給窮人看病開了這家醫館,甚至還可以不收錢,隻用一些吃的就能換取看病的錢以及藥材,這就是醫者們口中常說的善心吧。

“冇想到你一個人竟然能開一座醫館,哪怕撿漏也是你靠著自己的能力開起來,著實讓我佩服。”風一夏毫不避諱的對綠鸞誇讚著。

但綠鸞聽了風一夏這話趕緊搖頭否認,輕笑著說道:“姑娘誤會了,這家醫館並不是我自己開起來的,算起來是我父母留給我的。”

“我從小跟我父母學習醫術,繼承他們的本事,立誌長大做一名好大夫,不過後來天不遂人願,我父母早亡,這家醫館就由我來繼承了。”

“我父母在世的時候就是菩薩心腸,對冇錢的病人極為的寬容,會免費拿藥給他們,我也算是延續了他們的傳統。”

聽了綠鸞這話風一夏恍然大悟,但心中對於綠鸞這樣的女子反而更加的欣賞起來。

風一夏便立馬卸下心防,如實說道:“綠鸞姑娘,實不相瞞,我也是一位女大夫,研究醫術多年,既然你這裡病人這麼多,不如我跟你一起給這些病人看病,這樣時間上也快一些,我們就能趕緊將這老太太送回梨花村了。”

綠鸞在聽到風一夏的話之後眼睛一亮,她下意識好奇的打量著風一夏,有些不敢置信的發問道:“你也會醫術嗎?竟然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當然。”風一夏笑著,還特意指了指雀兒身後揹著的藥箱,大方的解釋道:“那就是我的藥箱。”

“那真是太好了!我還是很少見到會醫術的女子,說不定我們兩個還可以切磋切磋醫術,我也可以向你請教一些平時遇到的難題。”

綠鸞眼睛亮亮的看著風一夏,神情很是激動。

“當然可以,不過我們先把眼下的事情解決了,這切磋醫術的事情等會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