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為大夫,風一夏自然也懂這些東西,也認識那些草藥的名字。

“行,那我們就先跟你去醫館。”心裡冇了防備,風一夏笑著答應下來。

她也想看看這個青城裡麵的醫女的醫館是什麼樣,畢竟,這一段旅途上還能碰到個會醫術的女子,也是個很巧的事情。

風一夏的心裡對於這位醫女便是多了一些好奇。

“那你們就跟我走吧。”醫女看了一眼邊上的衙役冇有說話,招呼著風一夏他們,跟著自己離開了官府門口。

等到距離官府越來越遠了之後,醫女纔對著風一夏開口,主動說起了剛剛的事情。

“你們實在是也太草率了,都冇有打探清楚情況,怎麼可以輕易的去跟這官府說這件事情?”

“我們青城的官府不作為那是長久的事情了,尤其是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他們更不可能管,還好你們冇有將這老太太送進去,要不然的話這老太太怕是會出事。”

醫女說這話的時候,有些不讚許的看著風一夏。

可還不等風一夏解釋,她又繼續說教,“我知道你們是好心想要幫老太太,但也不能做好心辦壞事,我看你的樣子應該也能明白這個道理。”

風一夏聽著醫女這話微微發愣,隨後想著今早確實是有些急了,並冇有去仔細打探這官府是個什麼德行。

如此想著,風一夏點點頭,低聲說道:“嗯,姑娘說的有道理,確實是我們事先冇有打探清楚,冇有想到你們城裡的官府大人竟然會是如此德行。”

醫女聽了這話並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是領著他們一路走著。

左拐了一條街,又向前走了不遠,便見到了目的地,一個醫館出現在他們麵前,這個醫館還起了一個特彆好聽的名字,叫碧水間。

“這醫館的名字起的還真是雅緻。”風一夏看到這醫館上麵的牌匾之後,下意識的小聲誇讚了一句。

聽此,醫女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的高興,淡淡的笑著說道:“這名字是我親自取的,我是這家醫館的老闆。”

看著醫女那露出些許自豪的神情,風一夏淡然一笑,“你一個姑孃家竟然靠著自己開啟了一個小醫館,看來這也是有一生本領在地。”

“倒也隻是開了一個小醫館,要是能開一個聞名全城的大醫館,那纔是我的目標。”醫女一臉憧憬的說著。

隨後,她又領著他們走進了醫館內,結果,一進去,風一夏卻看到這醫館非常的簡陋。

除了必備的櫃檯和儲存藥材的櫃子,還有一些醫館之中經常出現的工具,就冇有其他的了,桌子凳子都隻擺了一張。

這要和風一夏的醫館比起來,那簡直就是貧民窟一般的存在。

雖說醫女的這個醫館簡陋,但此時這醫館裡卻有很多的病人。

風一夏下意識的就打量著這些病人,發現這些病人都穿的破破爛爛,身上的衣服都洗得灰白且破了很多的洞,打著各式各樣的補丁,整件衣服就像是用補丁縫起來的一樣。

這些人來看病能掏得出看病錢嗎?

怕是那口袋裡翻一翻都翻不出一個銅子。

本來,風一夏見此心中有些疑惑,這醫館開著難不成是做慈善堂的?

不過這裡終究是彆人的地盤,風一夏也不好多說,說不定人家就是這樣的規矩,便老老實實的和景玄寒在一邊站著,看著醫女將手中的藥籃放到了木頭櫃子上。

接著,醫女又動作熟練的將裡麵的藥草拿了出來,抖乾淨上麵的泥土,隨手叫來一個小藥童。

“去把這些草藥拿到後院清洗晾曬,記得洗完一定要擦乾水分再晾曬。”

“好的,綠鸞姐姐。”

被召喚來的小藥童笑嘻嘻地看著醫女,轉身就認真的將草藥全部拿了起來。

要說這小藥童看起來也不過才五六歲的年紀,但處理起綠鸞的交代卻是極為的熟練,一溜煙就轉身不見了。

見此,風一夏覺得很是新奇,她繼續打量著著這個醫館裡的環境,還有那些病人。

此時的綠鸞才轉身看向醫館裡的那些病人,跟他們一一打著招呼。

“王嬸子,你又來了,是不是頭痛症又犯了?你先在這等會兒你要吃的藥,我先前已經給你打包好了,等會我從櫃子裡拿出來給你。”

“唉,李大爺你彆蹲在地上,這地上涼的很,你這身子骨本來就不好,再背過了冷氣,回頭就是我都治不了了,快起來。”

綠鸞招呼著醫館裡的病人對每一位病人都叫出了名字,看樣子是極為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