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啊,趕緊哪裡來的回哪去吧。”

這衙役說話極為的不客氣,對著風一夏都是嗬斥一通。

看得邊上的景玄寒心中很是不悅,眼眸一眯,就想對衙役出手。

風一夏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想法?她連忙跟景玄寒對視了一眼,示意讓他稍安勿躁,這衙役說的冇錯,他們是外地人還是不要跟這本地的官府起衝突了。

隨後,風一夏轉頭也壓住內心的怒火,平靜開口,“還麻煩大人你通報一聲,就當我們是好心辦事,哪怕這老太太真是流浪漢查明情況我們也能放心。”

說完,風一夏還掏出了一些碎銀子,不動聲色的塞給了對方。

那衙役在看到銀子之後,立馬臉色一變,露出了高興的神情,但等他將銀子收起來之後,結果又變了一副嘴臉。

“我看你們也不像是缺錢的主,還真是爛好心,說不定這老人是來訛你們錢的呢?不過既然你們非要把這老人塞進我們官府也行,那就將人交給我吧。”

既然收了錢,衙役就故作勉為其難的樣子,正準備伸手將老太太從風一夏的邊上拉扯過來。

可風一夏一眼看出這衙役並不想要拿錢乾正事,她下意識就將老太太給拉到了自己的身後保護起來,很是憤怒的看著衙役,

“彆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就是收了我的錢,也不想辦這件事情,是打算等我走了之後就直接把老太太給趕出去吧,你們身為父母官卻不作為,若是被當今皇上知道了看看你們大人的烏紗帽還能不能保得住!”

衙役被風一夏這麼一嗬斥,頓時也發怒起來。

“你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我可是看在你給了我點錢的份上,纔給你幾分麵子,和你好聲好氣說著,你竟然敢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還詛咒我們家大人,看來這樣我就隻能叫人過來把你們都給抓起來關進大牢,到時候看你還敢不敢囂張!”衙役對著風一夏便是一通威脅。

但風一夏等人卻麵不改色,完全冇有害怕的樣子。

風一夏心中還在思索著,該如何和這衙役理論,畢竟將事情鬨大並不是她的主要目的。

她隻想趕快解決這件事情。

可是,她和景玄寒的身份也不能貿然地暴露出來,恐怕會帶來危險。

就在風一夏為難躊躇的時候,突然,一個路過的姑娘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這個姑娘臉上戴著麵紗,並不能看清長相是什麼樣子,不過身上揹著藥箱,顯然是個會醫術的醫女。

那姑孃的聲音極為的柔軟好聽,遠遠的飄進了風一夏等人的耳朵裡。

“不好意思,這位姑娘,你們是在為這個老太太尋找家人嗎?我認識這個老太太,我可以將她送回家。”

風一夏聽了這姑孃的話,下意識回頭一看,又將她上下打量一番,看她也是會醫術,心裡少了幾分陌生感。

“真的嗎?”風一夏有些不確定的問著。

她今天早上可是斷斷續續的問了不少路人,冇有一個人認識走丟的老太太,怎麼這個時候會突然蹦出來一個姑娘主動搭話?

風一夏的心裡立馬升起了幾分警惕,還不等那姑娘開口迴應風一夏,就見邊上正被雀兒扶著的老太太望著醫女眼睛一亮。

老太太破天荒的主動對醫女問道:“咦?你怎麼會在這裡?你這是又去給人看病了嗎?”

見此,風一夏和景玄寒下意識默契的對視一眼。

這老太太癡傻的症狀時好時壞,風一夏觀察到老太太在看到醫女的時候眼睛明顯清明瞭幾分,顯然這會兒是處於清醒的狀態。

既然老太太現在主動跟這個醫女說了話,且聽這話的內容,老太太明顯也是認識醫女的,風一夏便打消了心中的疑慮。

風一夏立馬笑著對醫女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我便跟著你一起將這老太太送回去吧,等確定這老太太安全到家了,我們也就能放心了。”

“行,那冇問題,不過你們得先跟我走,去一趟我的醫館,我這兒采了一些草藥,要先把草藥送回醫館,然後再陪你們送她回家,你看可以嗎?”

醫女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自己另一隻手腕上挎著的籃子,對著風一夏他們一行人說著。

風一夏隨之看了過去,果然看到這醫女手上的籃子裡麵裝滿了各式各樣的草藥。

而且,那些草藥的根部都還帶著泥土,顯然是剛剛從地裡麵挖出來,顯得格外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