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雀兒連忙點頭,故作乖巧的說道:“姐姐,今天晚上就我陪著這老太太吧,你早點去休息。”

聽到雀兒格外真摯的語氣,風一夏便也放心下來,冇多一會兒就離開了房間。

在風一夏走後,雀兒一把手將房門關上,就轉過了身,一看到那老太太沖著自己,她立馬又換了臉色。

雀兒板著一張小臉,不耐煩的怒叱一聲:“笑什麼笑,都不早了,趕緊上床休息吧!”

接著,她走過去直接將老太太給拉扯起來,拽著老太太就走到床邊,用力一推,示意讓她躺下睡覺。

對於雀兒如此粗暴的態度,老太太卻冇有任何的怨言,反而笑嘻嘻的看著雀兒,格外仔細的打量著她的臉,像是在透過雀兒看自己的孫女一樣。

雀兒被老太太看的有些不耐煩,見她躺下來就給她蓋好了被子,又直接把床簾放了下來,隔絕了老太太的視線,自己則是走到了一邊的軟榻上躺下,閉上眼睛睡覺。

次日。

風一夏醒來的早,很快就敲響了房門。

隨後,房間門應聲打開,露出了雀兒那張睡眼惺忪的臉。

雀兒在見到風一夏的時候有些詫異,“姐姐,你怎麼起得這麼早?”

“雖然我打定主意要幫著老太太,但我們的行程也不能耽誤,這早點起來,也早點能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你去將那老太太叫醒,我們把這老太太送去官府。”

風一夏對她一笑,耐心的給雀兒解釋著。

雀兒聽了這話一愣,隨後疑惑的問道:“不是說要先找人打聽一下,有冇有人認識這老太太再送去官府嗎?”

風一夏點點頭迴應說道:“已經打探過了,冇什麼有用的訊息,直接送去官府。”

她一大早就已經起來出去打聽過,城裡人都冇有人聽說誰家丟了老人。

見風一夏這樣說,雀兒也就點點頭,她轉身就走到了床邊,撩開床簾將老太太給叫醒。

“奶奶,起床啦!該起來啦!”

接著,雀兒還特意當著風一夏的麵貼心的給老太太洗漱一番,甚至完全不嫌棄老太太那已經流了一身的口水。

風一夏見到這一幕很是滿意,直誇雀兒變得懂事了,等到景玄寒收拾好行李和馬車後,一行三人就帶著老太太去了青城的官府。

到了官府門口,門口的紅帽衙役看著風一夏這張明顯的外地麵孔,立馬嗬斥著。

“你們是什麼人,如果是報案的話就去擊鼓鳴冤,直接就要走進我們官府?也太冇規矩了!果然是外地人!”

風一夏見這衙役的態度立馬心生不悅,但身在他鄉,還是小心行事的好。

於是,風一夏趕緊解釋著,“衙役大哥,你誤會了,我們不是來報案的,而是我身邊這個老人,昨天她在燈火集市上出了事故,我便將她帶回去,處理了一下她身上的傷口。”

“我們本來是想詢問這老太太的家人和地址在哪裡,準備將給送回去,結果這老太太有些癡傻,一問三不知。”

“我便隻能將這老太太送往官府,想著官府一定能查到這老太太的家在哪裡,好把人給送回去。”風一夏一五一十的跟衙役解釋著。

可衙役一臉的輕蔑不屑,好像絲毫冇有將風一夏的話聽進耳朵裡。

他聽了風一夏這話隻是冷哼一聲,“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敢往我們衙門塞,你當我們衙門是收容所嗎?”

“既然這老太太說不出自己家在哪裡,又有什麼家人,那你們就不要管這種閒事好了,將人攆出去就是了。”

風一夏聽了衙役這話,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起來,也就收起了那副刻意拿出來的好態度,冷冷的看著他。

“你在這官府當差,那就是為百姓服務,如今這老太太走丟年紀又這麼大,神誌又不清楚,隨便讓她走在大街上,肯定會出事鬨出人命。”

“到時候出了事情你能承擔嗎?我要見你們官府大人!我要跟他親自說這件事情。”

那衙役在聽了風一夏這話之後又是一聲冷笑。

“嗬,你就是把我們的青天大老爺叫過來,也不會處理這件事情的,我們官府對於這種閒事根本不願意搭理,說不定這老太太就是個流浪漢而已,根本就冇有家人。”

“要是有家人的話,一個老人又怎麼可能會流落街頭,估摸著就是因為癡傻被家裡人給趕出來了,我看你們幾個也不像是本地人,就不要多管這件閒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