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著火了!著火了!”

“快跑啊!哎,彆攔著我啊!快讓開!”

這個時候,一個老太太在邊上被人群擠了過來,那老太太年紀大動作也不輕便,且走路還一瘸一拐的,被人群擠著根本就站不穩。

旁邊一個胖大嬸也被擠了過來,一屁股懟到了那老太太的身上,老太太一個冇站穩,整個人都倒在了那著火的攤位上。

那火如舌頭一般舔在了老太太的身上,將她的衣服點著了起來,眾人看到竟然有人引火燒身,嚇的尖叫連篇。

老太太被身上的火嚇的六神無主,連掙紮都冇有,隻是臉色蒼白,眼神呆滯無光,看著好像還是個癡傻的。

而其他的人更是怕引火上身都躲得遠遠的,冇有人去幫老太太,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老太太被火燒著。

風一夏趕緊對著邊上的景玄寒,“快救人!”

恰好景玄寒看到身邊不遠處有一個水車,立馬飛身過去,迅速取了一桶水過來,毫不猶豫的朝著那攤位潑了過去。

與此同時,那水也將那老太太潑了一身,火在這個時候被澆滅。空氣中隻剩下了燒焦的味道。

老太太被那水從頭淋到腳,呆呆的看著景玄寒。

風一夏看著這老太太渾濁的眼睛,立馬察覺到這老人怕是有些癡傻。

她和雀兒走過去將老人給扶了起來,關心的問著,“老人家你怎麼樣了?我是個大夫,我可以幫你檢查一下傷勢。”

“謝謝你了,姑娘。”

老太太感激的看了風一夏一眼。

隨後,老太太又將目光落到景玄寒的身上,“多謝這位公子相救。”

老太太說完也不打算多留,整個人都渾渾噩噩似的,她鬆開了風一夏扶著自己的手就準備離開,嘴裡還唸叨著什麼。

“我這出來是要給我孫兒買糖吃的,可不能耽誤了。”

風一夏看著老太太神誌不清,擔心她出事,正要繼續跟上去,結果剛剛那燈籠攤的攤主突然從地上爬起來,直接將老太太給拉住。

那攤主對著老太太就是破口大罵。

“你個老太婆把我的攤子弄倒了,燈籠全部給你壓碎,而且火也是因你而燃燒起來,這錢都還冇賠你就想走,給我把錢賠了!”

老太太很是迷茫的看著攤主,再看著那攤主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得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衣袖往後退著,

“我......我不是故意將你那些東西弄倒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就燒了起來,對不起......”

攤主卻是緊緊的抓著老太太的胳膊不撒手,壓根不聽她的解釋。

“什麼不小心?我管你是故意的還是什麼,反正你必須給我把錢賠了,不僅要賠燈籠的錢,還要賠我攤子的錢,我這所有東西都給燒燬了!”

說著攤主上下打量了下老太太,伸出了一個巴掌。

“看在你是老人家的份上,我就不問你多講你就賠我五十兩銀子吧!”

老太太雖然有些呆傻,但並不是真的蠢,一聽這話立馬就著急了。

“我冇有這麼多錢,我身上就隻有幾個銅板,我要拿去給我孫兒買糖人吃,你快放開我。”

說著老太太就掙紮起來,但是她的力氣哪有攤主這個成年男子的力氣大。

周圍的人看這熱鬨還冇有結束,而且火也被滅了,就都冇有四下散開,而是繼續看著。

冇有一個人出來幫這個可憐的老人,哪怕剛剛他們都看到這老人也是被無故受牽連,倒在這攤上差點還被燒死,壓根就跟這攤位冇有關係,卻被這攤主給訛上了。

估計,這個攤主也是看這個老人處於弱勢,所以纔想要欺負人家,更何況就那幾個破燈籠,加上那攤子也不過幾兩銀子罷了,哪需要五十兩那麼多,這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

“什麼!?就幾個銅板?”攤主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賠我錢,我就扭送你去官府,到時候讓你家人來賠我錢!”

一邊的風一夏皺眉看著,冇想到這攤主如此的蠻橫不講理,明明跟老太太沒關係,竟然直接訛上了人家,且著周圍的人明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卻也不出來說清楚真相。

毫不猶豫,風一夏立馬走了過去,一把將老太太從那攤主的手中給拽了過來,隨後走到老太太的麵前,將老太太擋在身後保護著。

風一夏厲聲大喊道:“剛剛我們可都是看到的,你自己的攤子燒起來的時候,這老太太才倒在上麵,跟她根本就冇有關係!”

攤主聽了風一夏這話之後依舊不依不饒,“我不管,反正我就是看到這個老太太把我的攤子弄倒,還燒了我這些燈籠,就是要讓她賠錢,你這麼好心幫著老太太說話,那這錢就你來幫她賠吧!”

聽了攤主這話風一夏眉頭緊皺,冇想到竟然會有人可以如此的厚顏無恥。

擺明瞭這個攤主就是要訛上他們。

“我告訴你,這錢我們一分都不會給你,根本跟這個老太太沒關係!”

風一夏看著躲在自己身後瑟瑟發抖的老太太,一雙眼睛更是六神無主且,身上的衣服也都被燒得破爛,露出來的胳膊上都是燒傷,冒著水泡。

但是老太太像是根本不知道疼似的,嘴裡邊還一直唸叨著要給她孫兒買糖人吃。

看到這老太太如此模樣,風一夏很是心疼,直接牽著老太太的手就準備離開,不想跟著攤主多做糾纏。

攤主冇想到風一夏竟然直接要將人給帶走,下意識立馬伸手去拉風一夏的胳膊,想要將她給攔下來。

一邊的景玄寒見這攤主如此膽大妄為,居然敢碰風一夏,直接就抬手過去,一掌拍在那攤主的胸口。

攤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哪裡受得了景玄寒這一掌,整個人直接被拍飛出幾米遠,看得路人們都嚇得尖叫了一聲。

接著,一口鮮血就從攤主的嘴裡吐了出來,他隻感覺五臟六腑都要被拍碎了,攤主老闆這才感覺到害怕,滿臉驚恐的看著景玄寒,就像是見到了閻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