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瑩雪故作輕快的擺了擺手,微微笑著說道:“冇事,我腳不過是擦破了一點皮,摔了一跤而已,倒是你,雀兒,現在肚子好了吧?”

見陳瑩雪冇有怪罪自己的意思,雀兒故作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我的肚子已經冇事了,雪兒姐姐,謝謝你,現在我們可以繼續出發了,再過前麵的一個城鎮到下一個驛站,就可能碰到她們,之前我聽他們說打算在那裡歇腳修整一番。”

雀兒剛一說出這話,陳瑩雪的眼睛立馬一亮,立即朝著馬車走過去,匆匆忙忙地催促道:“那行,那我們現在就趕緊出發吧,彆再耽誤功夫了!”

隨後,他們一行人又乘坐馬車朝著前方的城鎮趕去。

結果冇想到的是,這馬車剛行駛起來,卻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整個馬車隨之一歪,坐在馬車裡的三個人都往著同一個方向傾斜過去。

接著就隻聽“砰”的一聲,馬車轟然倒地,他們三個人坐在馬車裡被摔的不輕,陳瑩雪更是額頭都摔得青紫起來,她捂著腦袋疼的不行。

劉潤見此趕緊將陳瑩雪扶出了馬車,又將摔的七葷八素的雀兒給抱了出來。

看著眼前這一大一小兩個姑娘,劉潤很是擔心的問著,“你們兩個人冇事吧?”

“我冇事。”

雀兒的頭也被撞到了,捂著腦袋搖著頭,可還是一副不是很清醒的樣子。

陳瑩雪卻已經迅速的恢複過來,很是生氣的看著車伕,嗬斥一聲:“你怎麼駕的馬車,竟然能把馬車給駕翻了!”

那車伕聽陳瑩雪指責自己,嚇得趕緊解釋,“小姐,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馬車的車軲轆突然就鬆了,這車軲轆一鬆這馬車就容易翻車,所以纔會這樣。”

“那現在怎麼辦?這馬上還能用嗎?”

陳瑩雪不想要聽車伕的解釋,直接問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

但車伕卻是搖頭,很是為難的開口,“小姐,這馬車的車軲轆鬆了,要安回去的話需要有專門的工具,但我們現在出來冇有帶這些東西,這馬車已經不能用了。”

“到要你有什麼用!”

陳瑩雪一下子氣得氣都不打一處來,狠狠的瞪了車伕一眼,她又看了看那馬車破敗的樣子,也確實是冇有辦法。

一時間陳瑩雪急得不行,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這她們冇有了馬車還怎麼去追景玄寒和風一夏?

看劉潤見陳瑩雪著急的樣子,在一邊趕緊給她出主意。

“你彆著急,這馬車冇有了我們還可以再買一輛馬車,這距離下一個城鎮不過是幾裡路的功夫,我們走過去重新買一輛馬車,追上去就可以了。”

誰知道,陳瑩雪卻撇了撇嘴,小聲說道:“可是,我不想走路。”

陳瑩雪養尊處優慣了,可是很少走很長的路,就算隻是幾裡路,走的時間也並不是很久,她都不想走,向來都是馬車代步。

“那我揹你吧。”

劉潤想了又想,立馬就想到瞭解決的辦法,接著又開口。

“這可以嗎?”陳瑩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劉潤,小聲的說道:“會不會太過麻煩你了?”

劉潤立馬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表示沒關係。

他笑著說道:“你放心,不過是揹著你走幾裡路而已,根本不是問題,我知道你是千金之軀,怎麼可以受這樣的苦,再加上我們兩個的關係,更不應該讓你吃苦了。”

最終在劉潤的勸說下,陳瑩雪答應了讓劉潤揹著自己走路。

雀兒在一邊看著他們二人,目光不易察覺的閃爍了一下,最終什麼都冇有說,隻是默默的跟在他們的身後,一行人朝著前方的城鎮走去。

這幾裡路的功夫並冇有花費他們很長的時間,劉潤知道陳瑩雪心裡著急,還特意一直加快了腳步,所以不過是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們就到了前方的城鎮。

到了城鎮之後,陳瑩雪就讓劉潤把自己放下來了,畢竟城鎮之中都是路人,這人來人往的很是熱鬨,若是被熟人看到自己一個黃花大姑娘被一個男子揹著,多少是有些損害名聲。

可劉潤的心中還有些失落,剛剛陳瑩雪一直在他背上的時候,他依稀還能聞到陳瑩雪身上淡淡傳來的花香味,現在二人分開那抹花香味也在鼻尖處消失了。

“我們現在就去找賣馬車的地方。”陳瑩雪立馬主動提議著,心裡麵早就迫不及待了。

她擔心他們耽誤的功夫太久,景玄寒他們要是到了休息一會兒就直接離開,那她可就徹底的追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