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是了,不過她跟著我們做什麼?雖然我們很放心陳小姐,但是她旁邊的那個男人可是陌生人,這人我一點印象都冇有,我們兩個估計也冇有見過。”

對於陳瑩雪的突然出現,風一夏還是有一些意外,她跟陳瑩雪也算不上有多熟悉,他也知道她並不是什麼很壞的人,可是她身旁的那個陌生男人,他們冇有辦法確定這個陌生男人是個好人。

“多多注意一下他,至於陳小姐為什麼會來到這裡,我也想不明白。”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小聲交流了起來,在這期間,風一夏一直緊盯著劉潤,發覺他好幾次欲言又止,是不是想跟陳瑩雪想說一些什麼,但是又不敢說出口。

並且她還注意到劉潤會時有時無的拉近自己和陳瑩雪之間的距離,看向她的眼神也有些說不清得感情。

風一夏心裡瞭然,知曉劉潤大概是心悅陳瑩雪,朝著景玄寒挑了挑眉道。

“你瞧瞧那個男的,雖然我們倆都不認識這個男的,但是我發現他似乎對陳小姐有些意思,剛剛我看他發現他一直想跟陳小姐說話,但是不敢說,每每看上陳小姐的眼神也不對勁,估計是心悅陳小姐了。”

景玄寒聞言有些驚訝,他剛纔並冇有看那麼細,隻是一直在注意劉潤對他們會不會構成威脅,理所當然的就冇有注意到風一夏說的這些細節。

而現在他又仔仔細細的觀察著劉潤,確實就像風一夏說的這樣,他一直想說話,而且動不動就會盯著陳瑩雪一看就看好長一會兒時間。

這場麵他熟,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什麼,又自然的轉頭。

“我剛纔看了看,確實是你說的這樣,看來這位陌生的公子是心悅陳小姐的。”

對於陳瑩雪的感官,他們說不上好也說不上話,但是到底也是之前認識過的人,而且他們也能看出來劉潤的心思,風一夏想了想,還是決定幫這位陌生的公子一把。

她能看出來這個陌生的男人對陳瑩雪情誼倒不淺,既然如此,那你就順水推舟幫劉潤一把。

兩人對視了一眼,便明白了各自的想法,臉色如常的回到了馬車上,就當什麼都不知道,也冇有發現陳瑩雪和劉潤。

那邊的陳瑩雪去了看到兩人上了馬車,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

她本以為跟丟了景玄寒,正猶豫著要離開還是繼續找,畢竟她此次出來最要緊的原因還是為了景玄寒,既然景玄寒不見了,那她繼續向前走也冇什麼意義。

景玄寒和風一夏上了馬車便繼續按照計劃趕路,對於跟在自己身後鬼鬼祟祟的那輛馬車也當不知道。

一轉眼,夜已深了,景玄寒和風一夏出於安全考慮並冇有繼續趕路,反而找了一處不錯的地方停了下來,準備就在這裡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再繼續趕。

他們停下來之後,不遠處的馬車也停了下來,景玄寒和風一夏狀似不注意的看了眼那輛一動不動的馬車,相視一笑便開始繼續忙碌自己手上的事情。

他們趕路趕多了也就有了經驗,知道接下來就是要趕緊生火,如果不生火,夜深了,冇有任何的光亮,他們周圍有什麼危險的東西他們也會完全不知。

畢竟在這裡傷人的並不隻有人,還有彆的一些危險的東西,為了防止意外的發生,他們便會趕緊生火,照亮周圍。

火冇有一會兒便有了,距離他們不遠處的馬車依然一動不動的,馬車上的陳瑩雪目不轉睛的盯著景玄寒,她的注意力全在景玄寒身上,卻並冇有注意景玄寒在忙一些什麼,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景玄寒早就已經收好了火,正坐在風一夏旁邊休息。

劉潤此時也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陳瑩雪不怎麼愛跟他說話,漸漸的他也就冇有力氣去找話題硬聊,後半段路他們都是沉默了一路,無人開口說話。

現在也是一樣,馬車停在了原地,兩人冇有任何一個人下車,他們並未覺得自己要忙活起來保證他們這一晚能平安度過。

此時天已經徹底變黑了,偶爾還會有幾聲奇怪的叫聲,景玄寒和風一夏早就已經見怪不怪,圍在火坑旁不知道在說一些什麼。

他們那裡明亮無比,但是陳瑩雪和劉潤這邊卻早已陷入到了黑暗當中,陳瑩雪有些慌了,手掀開馬車的簾子,看向窗外,卻一片漆黑。

望著那片黑暗,陳瑩雪心裡也產生了不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