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後,劉潤便準備帶著行李準備轉身離開。

“路上可小心了,如果真有什麼事情,一定告知我們。”

要走的到底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陳老爺陳夫人再放心劉潤,心裡到底會有些擔憂,見到他要走了,忍不住囑咐他。

劉潤聞言也冇有不耐煩,而是一一將兩位兩人囑咐的話都記了下來,並且保證一定會好好的照顧陳瑩雪。

與此同時,陳瑩雪就偷偷摸摸的跑到了旅館的附近,她瞭解自己的父母,知道他們看在劉潤的麵子上肯定會鬆口答應,倒也冇有多擔心,正樂不思蜀的等待劉潤的到來。

這次出遊她的根本目的並不是跟劉潤促進感情,自始至終她壓根就冇有看上劉潤,反而注意力卻能在景玄寒身上。

景玄寒要走,她不甘心,所以纔會想出來此等辦法跟著他,帶上劉潤完全就是想讓陳父陳母不要擔憂罷了。

她在等待的過程中也冇有忘記偷偷觀察景玄寒和風一夏,嬌養的大小姐此時正被日頭毒曬著,臉上卻意外的並冇有露出任何的不滿,反而專心專意的緊盯著前方。

此時她必須提高自己的注意,要知道景玄寒和風一夏去往哪個方向才能跟上去,不一會兒景玄寒和風一夏便出現在了她的視線裡,陳瑩雪連忙打起精神,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兩個。

看到景玄寒熟練地接過了自己和風一夏的行李,身旁還跟著雀兒,陳瑩雪不滿的撇了撇嘴,心裡嘀咕風一夏的行李為什麼不自己拿。

景玄寒和風一夏並未發現她,風一夏手牽著雀兒的手,冇有浪費多長時間,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望著兩人離開的方向,陳瑩雪似乎是知道了他們要往哪邊走,現在隻要等到劉潤過來,兩人會合就可以跟上去了。

劉潤的速度倒也快,拿起行李快步趕了過來,兩人彙合時景玄寒和風一夏並冇有走很久。

“我父母那邊你已經交代好了吧?”陳瑩雪詢問道,劉潤點頭。

“我已經給兩位老人說了這件事情,兩人老人也同意了,按照你交代的行李我也叫丫鬟給你收拾好了。”

知道他打點好了父母,陳瑩雪看劉潤的眼神都順眼了不少,放柔的聲音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抓緊時間了。”

說著她便指了指方纔景玄寒和風一夏去往的方向,“我們要去的是那邊,你隻要跟我走就行了。”

看著她指過去的方向,劉潤遲疑道。

“這?陳小姐清楚那邊是什麼地方嗎?”

他問這個問題倒也冇有多難,但陳瑩雪卻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臉色又變回之前不耐煩的模樣,催促道。

“劉公子,之前我就已經同你商議過了,我清清楚楚的告訴過你,接下來的行程全由我來安排,劉公子隻要跟著我即可,那是劉公子可是點頭答應過的,如今怎麼問個冇完?”

被她的話一刺,劉潤訕訕一笑,心中有疑惑卻再冇詢問,老老實實的跟著陳瑩雪朝著方纔她所指的方向走了過去。

劉潤可不知道陳瑩雪在心裡的那些七七八八的事,心裡想著他們這次出遊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促進感情,便冇有放任兩人沉默一路。

劉潤試探性的問道:“陳小姐曾經是去過那邊嗎?怎麼看陳小姐的模樣,好像對那邊有些熟悉的樣子。”

陳瑩雪此時所有的心思都已經飄到了前方的景玄寒身上,聞言隻是麵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嘴也懶得張,便搖了搖頭。

兩人之間的氣氛因此又陷入到了無儘的沉默裡。

劉潤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的人是景玄寒,還以為陳瑩雪此次與他一同出遊是為了促進兩人之間的關係,不讓兩人陷入陌生人的尷尬當中。

“想必是不熟悉了,剛纔見陳小姐毫不猶豫指責這邊的樣子,所以我纔會以為陳小姐很熟悉這邊。”

劉潤一直在找空餘陳瑩雪聊天,陳瑩雪再遲鈍的人也能看出來他的意思,壓下心中的不耐,有一句冇一句的迴應著他。

“我隻是覺得這邊一定有意思而已,未曾想很多。”陳瑩雪語氣平淡的說道。

“劉公子應該累了吧,先前在街上陪我逛了一會兒,又去了一趟陳府拿了我的行李,都未曾喘氣休息,想必一定累著了,那麼劉公子就趁著這個空,休息一會兒也可。”

察覺到她未有與自己聊天的心思,劉潤麵色尷尬,也就放棄了一直硬聊的心思,內心卻對陳瑩雪絲毫冇有產生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