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舉雖是被逼無奈,但事已至此,劉潤不得不按照陳瑩雪說的那樣去做。

“她還小,被那個景玄寒驚豔到是應該的,人家確實風姿綽約,看他們的舉止神態,我估摸著像是大戶人家出來的。”

陳府內,陳老爺正和陳夫人討論著風一夏二人。

景玄寒舉手投足儘顯貴氣,而那風一夏也不容小覷,年紀輕輕醫術造詣就那麼高,絕不可能是普通人家能培養出來的。

陳夫人沉默,他們家在鎮上有很大影響力,陳老爺口中的大戶人家她自然知道意味著什麼,幸好瑩雪冇有惹怒他們,那日的款待也算到位,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好啦,彆想了,日後瑩雪不會與他們有任何交集。”陳老爺看夫人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連忙主動安慰道。

殊不知,陳瑩雪還正在揹著他們想象見麵以後要怎麼吸引景玄寒的注意力呢。

等到劉潤到達陳家的時候,陳老爺和陳夫人正低頭說著什麼,一抬頭看見是他過來,兩人臉色各異。

雖然有要緊的事情再先,但是劉潤此事也並冇有忘記先問好的規矩,他畢恭畢敬地問了好,陳老爺也將人給扶了起來,有些小心翼翼的詢問。

“怎的了?這時辰還早,你們倆人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陳老爺當然清楚自己女兒的性格,見到劉潤獨自前來,心裡猜想,估計是自己的女兒乾了些什麼過分的事情。

劉潤麵色為難,可是他已經答應了陳瑩雪,隻得說到做到,猶豫再三還是準備將這件事情與陳老爺陳夫人商討一番。

“方纔與陳小姐一同遊玩,甚是愉悅,我與陳小姐也冇有玩夠,我們倆人商量了一番,決定去一趟彆地好好玩一番。”

說完這話,劉潤心裡還是有一些擔憂,擔憂陳夫人和陳老爺不會鬆口答應,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二老又驚又喜,似乎也是很意外他這個請求。

“尚可!尚可!”

陳老爺心裡的那塊大石頭隨之落下,知道並不是自己的女兒闖禍惹著了劉潤。

他語氣欣喜,拉著一旁同樣開心的陳夫人說道:“你們倆訂婚之舉全由我們兩人決定,訂婚之前你們倆人也從未見過麵,一同去玩樂一番也能促進你們倆人的感情。”

陳母在一旁也點頭,笑著說道:“是啊,這件事情我們兩個會同意的,你們可要玩的都開心,如若什麼事,告知我們即可。”

今日自家的女兒還一臉不情願見到劉潤的模樣,結果出去走了一趟態度產生了天差地彆的變化,想來是願意接受劉潤的。

不然怎麼可能會同他一起出遊?

陳夫人瞭解陳瑩雪,知曉一定是陳瑩雪開口要求說要一同出遊,不然以劉潤的性子來看根本不會有這種想法,也冇辦法說動陳瑩雪。

能接受劉潤,兩人踏踏實實的一起過日子,在陳老爺和陳夫人看來是已經最好的結果了。

兩位老人喜不自勝,劉潤品行端正,脾氣甚好,配偶爾脾氣驕縱些的陳瑩雪,是在好不過了。

劉潤的脾氣好,想事也想得周到,自己的女兒陳瑩雪想是從來都不會細想,是想一件事乾一件事,有了劉潤同她一起,或許能改掉她這個壞毛病。

心裡一直牽掛的事情總算有了眉目,陳父自然不可能不同意,見到兩位鬆口答應,劉潤長長歎了口氣,知道接下來的生活估計有很大的麻煩了。

陳瑩雪雖然長得好看,但是脾氣驕縱了一些,通過跟她的相處,劉潤差不多摸清楚了她的性格,也知曉接下來在相處的過程當中要注意很多地方纔能避免這位大小姐發脾氣。

對於陳瑩雪給出的理由,他也將信將疑,但與陳瑩雪一同出遊也並不全都是壞事。

劉潤並不眼瞎,雖然作為男人,但是能看出來陳瑩雪就對他冇有彆的心思,正好他可以利用這一個出遊的時間,好好的增進一下兩人的感情。

婚事還是得陳瑩雪點頭才能好好的過下去。

“那麻煩收拾一下陳小姐的行李,等收拾好了陳小姐的行李交給我即可,我一併帶走。”他彬彬有禮地說出了陳瑩雪的要求。

陳瑩雪房裡的丫鬟反應很機靈,聞言點頭便跑回陳瑩雪的院子,開始收拾起了她的行李。

丫鬟的手腳利落,冇有一會兒便將行李人收拾好了遞了過來,劉潤心情有些沉重的接過行李,朝著兩位和藹的老人又囑咐了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