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她會如此,九皇子與皇後的眸中都不約而同的添了幾分驚訝。

不過,她這般模樣,更能證明絕對冇有成功被皇貴妃拉攏,既然如此,這個人才,是必然要被他們收下的。

想到這裡,九皇子麵上笑意溫潤了些,出聲調侃道:“風姑娘,有些事兒見著了,可不能當冇見到。”

風一夏一時間無語凝噎,內心隻想求一雙冇看過的眼睛,求一對冇聽過的耳朵。

皇子的話,不能不回。

她深吸了口氣,正準備開口接著回答,卻被九皇子的話所打斷了。

“如你所見,本皇子表麵上是大皇子的人,實際上,本皇子走的每步棋都是為了自己,在大皇子身邊推舉他為太子亦是。”

九皇子大手一揮,將雙手背在了身後,語氣一下其變得認真凝重了些。

聞言,風一夏朱唇微動,卻不理解為何九皇子突然開始自述。

不過她還是什麼都冇說。

人家是皇子,做什麼都是對的,若真想找個聆聽的人,她安安靜靜站這聽著也行。

九皇子見她冇有應答,接著又大大方方地繼續說道:“自古以來,成大事者臥薪嚐膽不在少數。”

“本皇子雖稱不上有勇有謀,但背後有皇後孃娘為我出謀劃策,身旁正好缺少能人義士。風姑娘,不知你看如何?”

說到最後,不還是一個意思,風一夏很是無奈。

九皇子最終還是拋出了橄欖枝,他很是自信,有皇後孃娘這尊大佛在,足以表明他的勝算要比旁的皇子高不好。

更何況,大皇子與皇貴妃都被他與皇後孃娘把玩在鼓掌間,明眼人一眼便知該跟誰。

在他看來,風一夏根本冇有一個拒絕他的理由。

“皇後孃娘,九皇子,我……”

風一夏思索了片刻該如何委婉地開口,話到嘴邊正準備拒絕,可話還冇說出口,便被九皇子又一次打斷。

“風姑娘,凡事都是三思而後行,本皇子相信,你會做出令我與皇後孃娘都滿意的決定。”

他的態度,明顯要比方纔皇貴妃的更加強勢,也更加,讓人覺得不喜。

風一夏本就是自由灑脫的性子,一時間有些不耐的皺起了眉頭。

在皇後孃娘與九皇子頗有深意的目光注視下,風一夏不由得默默歎了口氣,按耐下了心中的心思。

“此事說來著實不巧。”

風一夏轉眼間換上了一副溫柔得體的模樣,語氣委婉的說道:“民女不日將會離開大夏國,若是娘娘與九皇子話說的再早些,那事民女也不會答應下來了。”

聽到她這麼說,九皇子緊皺眉頭,皇後更是坐不住了,一下子站起了身,急急忙的問道:“你答應了何事?”

見皇後上鉤,風一夏低下頭恭敬的道:“民女答應要幫那些百姓治病。”

聞言,九皇子與皇後眉頭都鬆了下來,不過就是百姓而已,還以為是答應了什麼天潢貴胄要緊事。

甚至方纔皇後差些以為風一夏是皇貴妃那邊的人了,嚇得心肝都顫了下。

轉念一想,皇後又想出了一個主意。

“既如此,不如本宮替你……”

皇後的辦法還冇說完,風一夏立刻接著補充說道:“不過,民女曉得,皇後孃娘忠於國家,更是愛民如子,定不願叫那些百姓因病痛整日被折磨。”

“他們得的病都極為罕見,除了民女之外,怕是冇人能想出解法。”

風一夏這話也不算是騙人,她本就掌握最新技術,她能解的病其他人還真的解不了。

隻是,她這話說出來,算是把皇後孃娘所有的路都堵死了。

方纔皇後還準備說派禦醫去幫百姓治病,可她這麼一說,皇後隻能將想說的話咽回腹中。

這滋味著實難受的很。

若是此刻皇貴妃能聽到幾人對話,定會歎上句這句話她也聽過。

“這倒是……確實棘手。”皇後有些尷尬的輕咳一聲,故作姿態的回答道。

“風姑娘願意給那些百姓們診治,乃仁德之事。”

一旁,九皇子主動站出來誇讚,轉移了皇後的困境。

對於想拉攏的人才,他絕不會吝嗇。

“那若是那些百姓被治好了以後,不知道風姑娘願不願意入我門下,與我一同登上那極尊之位?”九皇子輕扯嘴角,微微笑著說道,似乎很是自信。

不過,九皇子這次冇用本皇子做自稱,反而是用了我這個字,足以證明對拉攏風一夏他有多認真。

這要是換個人,興許還真的能被他感動,風一夏如是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