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著,風一夏又讓邊上的宮女給皇貴妃寬衣解帶,將鍼灸全部紮在皇貴妃的後背上。

冇過一會的功夫就能看到那被鍼灸紮過的地方冒出點點的黑紫色鮮血。

邊上的皇貴妃看的吃驚,“這血的顏色怎麼是這個樣子的?難道是中毒了?”

風一夏看著皇貴妃大驚小怪的樣子,笑著搖了搖頭。

風一夏恭敬的說道:“沒關係,貴妃娘娘,這隻是風寒太久,血液在身體內變成了淤血,現在被我的鍼灸給引了出來,又遇到了這外麵的空氣,所以顏色才變成這樣,並非是中毒。”

緊接著,風一夏又轉過頭對著邊上的宮女開口,“去幫我倒一碗熱茶過來,我這身上正好帶著可以治療風寒的藥物。”

“是。”

宮女趕緊按照風一夏的吩咐端了一碗熱茶回來,風一夏又照著之前的模樣,在藥箱裡邊假裝翻找了一番,拿出了兩個藥瓶。

這兩個藥瓶裡分彆裝的是她自己研究出來的特效感冒藥和著名的消炎藥阿司匹林。

原本這些藥的樣子是裝在膠囊之中,不過原本的樣子若是這麼出現在古人的麵前一定會引起懷疑。

畢竟,這樣的工藝在這個時代是不可能出現的,所以風一夏打算將膠囊裡麵的藥粉全部倒出來裝在藥瓶之中。

在宮女端了一碗熱茶過來之後,風一夏直接將這個藥粉倒進了熱茶之中,攪勻讓皇子妃喝下。

但這藥物的味道不僅苦澀而且刺鼻,大皇子妃不免皺了皺眉,有些排斥的小聲道:“這能喝嗎?味道好奇怪,不像是平時我喝的那些中藥味道?”

味道當然不一樣,這裡麵可都是有化學成分。

風一夏在心中腹誹,但麵上卻淡定如斯的解釋,“您放心,這些都是我親自製作的藥物,所以會和你平常見的藥物不一樣。”

“皇子妃,您儘管喝,這一碗藥下去絕對會讓您的身體舒服不少,之後您再按照我的藥一日三餐後的服用,不出三天絕對能好。”

見風一夏這次竟然敢打了包票,皇子妃才放心下來將這藥給喝了下去。

而果然如風一夏所說的那樣,皇貴妃喝完了藥之後,就感覺身上輕鬆了不少。

一直壓抑在心頭的難受感都消退了過去,隻是這苦中還是發澀的不行。

風一夏敏銳的察覺到大皇子妃的臉色有些難看,立即心領神會,她很快對著邊上的侍女吩咐道:“你立馬拿了幾個蜜棗過來,讓大皇子妃含在口中。”

“是!”

侍女在聽了風一夏這話之後自然不敢怠慢,趕忙就退了出去,侍女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廚房,隨後就拿來了一盤新鮮乾淨的蜜棗。

接著,侍女又細心的將蜜棗喂到了大皇子妃的嘴邊,在將蜜棗送入口中之後,大皇子妃這才舒服的點點頭,原本她口中奇怪的感覺隨之也就消退了下去。

隨後大皇子妃就有些睏意上頭,此時她身上的銀針也都被風一夏拔了下來,重新穿好了衣服躺在床上。

“怎麼我現在感覺困的不行,這是怎麼回事?風姑娘。”大皇子妃有些擔憂,連忙看著風一夏,神色緊張的詢問道。

風一夏趕忙回答,安慰般的說道:“冇事,這一切不過都是藥物的作用,吃了我這藥就是會有犯困的表現。”

“皇子妃不必過度擔心,現在開始,您閉上眼睛,大概休息半個時辰,等到再醒過來,您應該就會感覺身體好了大半。”

接著,風一夏又耐心的安撫著大皇子妃的情緒。

見風一夏這樣說,雖然大皇子妃的心中還是半信半疑,但她實在是挺不住那越來越沉的睏意,冇過了多久,大皇子妃就閉上眼睛沉沉睡了過去。

見皇子妃已經安睡,風一夏正要準備囑咐一邊的侍女,告訴她們將感冒藥保管好,並且要一日三餐的給大皇子妃服用。

隨後,風一夏就打算離開了。

可是令風一夏有些意外的是,她剛要離開這裡卻被皇貴妃給攔了下來。

皇貴妃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沉聲說道:“風姑娘,暫時你還不能走,等到皇子妃醒過來確定冇有什麼大礙之後,你纔可以離開。”

聽了皇貴妃這話,風一夏有些好笑的挑起了眉梢。

也就是說,這皇貴妃是不相信她了?

不過風一夏轉念一想,倒也理解了些。

她的醫術確實是奇特,這些人也都從來冇有見過,對於她這種從另一個國家而來的人心裡有些提防也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