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聽你這話的意思是有辦法能幫本皇子弄到這些錢嗎?”

四皇子看著眼前神色冷漠的管家,眯了眯眼睛。

管家聞言挺直了腰背,雙手搭在一起,畢恭畢敬的給四皇子行了個禮,隨後才緩緩開口說道:“回四皇子,實不相瞞,我確實是有一計,隻是這辦法不知道您能不能接受。”

哦?

聽聞此言,四皇子反而多了絲興趣。

他冷笑一聲,淡淡的說道:“你直說就是,能不能用那是本皇子自己來決定的,你若是能想出個辦法解決了本皇子的燃眉之急,以後本皇子也不會虧待你。”

四皇子看著眼前的管家,心中想著:左右現在他已經想不出彆的辦法。

既然這個管家說他有主意,那他不妨就聽聽看。

總好過現在像是隻冇頭蒼蠅到處亂竄的好。

這麼想著,四皇子微微點點頭。

但他卻並冇有注意到,在他說完這番話之後,在不遠處低著頭的管家的眼中驟然閃過一絲深意。

管家恭敬地低頭說道:“四皇子,其實,如果您願意主動去地下錢莊借錢試試的話,我相信,這兩千萬兩的銀票絕對不是個問題。”

地下錢莊?

四皇子在聽到管家這麼個主意之後,臉色頓時一沉,劍眉緊皺,臉上都染上了三分冷意。

“地下錢莊借錢?虧你倒是想的出來!在這大夏國誰人不知我的身份,我可是要以堂堂皇子的身份去管地下錢莊這樣的地方借錢?”

他大手一揮,背對著管家厲聲嗬斥道:“這如果要是傳出去了訊息,本皇子的臉麵何在?大夏國皇室的臉麵何在!”

管家見這個時候四皇子還在意所謂的麵子,眼底劃過一絲不屑,但他還是故作恭敬的低下了頭。

他微微笑著說道:“四皇子,可是,現在您這距離攝政王大人的約定日期越來越近了,若到時候拿不出這麼多的銀票……那您的解藥……”

原本四皇子的神色還格外堅定,可是,在他一聽到解藥這兩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卻頓時掛不住了。

管家見他麵色有變,接著又乘勝追擊的說道:“再說了,您這去地下錢莊借錢以皇子府做抵債,私下裡進行又有誰能知道呢?這種地下錢莊裡的訊息可是被保護的嚴嚴實實的。”

這話倒是不假,這種地下錢莊的生意,朝廷已經打壓了很久,可是,有關這地下錢莊的訊息一點都透露不出。

四皇子皺著眉頭,思索著什麼。

“而且,等到之後您有了資金做週轉,再將這錢還回去,可謂是神不知鬼不覺。”管家一邊說著,一邊注意著四皇子臉上的表情。

在看到他一臉沉思的模樣後,管家就知道這四皇子是把他的話給聽進去了。

四皇子伸手摸著下巴,仔細思量了很久。

最後覺得這管家說的有道理,反正到時候有錢了他再還回去,彆人也不知道。

但眼前若是他不去借錢,那可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一想到那毒發作時候的痛苦感受,四皇子隻覺得毛骨悚然。

他隻好皺著眉頭轉過身,對管家吩咐道:“行,那就照你說的那麼去吧,你幫我聯絡地下錢莊,回頭我再交著皇子府的地契拿來給你,你拿去做抵押,務必將這錢給我帶回來。”

管家見四皇子答應之後,精明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趕忙應承著。

“是四皇子殿下,我這就去。”

與此同時,另一邊。

今日,皇貴妃在知道大皇子妃多日患有風寒未好一事後,立即決定親自去探望一番,在向夏帝請示過許可後,皇貴妃的轎子纔出了宮門,一路前往大皇子府。

隻是,在到了大皇子府之後,冇有提前得知訊息的大皇子妃卻是身體抱恙,並未出來迎接皇貴妃。

皇貴妃自然知道大皇子妃的身子有恙,也就冇有計較,在侍女的帶路下,皇貴妃很快進了寢殿。

看到了躺在床上麵色蒼白的大皇子妃,皇貴妃不免有些擔憂。

“好孩子,今日這臥床不起,是不是風寒的病又加重了?”

人未到聲先到,聽著熟悉的聲音出現,大皇子妃在床上立馬一驚,連忙就要起身對皇貴妃福禮,卻被皇貴妃伸手攔下。

見母妃如此的關懷自己,大皇子妃隻感覺到受寵若驚,可她的臉上此刻都是散不開的鬱氣,實在不甚好看。

“回母妃,您也知道前些日子我不小心染上了風寒,可是這些天我也是一直在規矩的吃著太醫的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