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

身後傳來一陣笑聲,風一夏不滿的朝著碧綠看去,“你怎麼還笑的出來呀。”

“小姐……我感覺……寒王好像有點喜歡你了。也是,我家小姐這麼厲害,哪個男人會不喜歡呢。”碧綠在那說著。

“就是那青樓來的,病的可真不是時候。”

聽著小丫頭的抱怨,風一夏戳了戳她眉心,“這還不是時候,要不是時候,你都被扔去喂狼了。”

不過,碧綠的話倒是提醒了她。

她和原主太多不一樣,誰知道這瘋批還會做出什麼來。

他留下她是覺得她還有可利用之處。

但是,男人都擁有獸性,都喜歡征服的感覺。

她繼續反抗下去,不但會引起他的懷疑,還會讓他對自己改觀。

那一晚是意外,是她疏忽,可這種疏忽,她不想再來第二次。

她得告訴景玄寒,她風一夏,還是以前那個喜歡到讓他厭惡,讓他不會來的女人才行。

回了住處。

春蘭等人迎了出來,見風一夏冇事,眾人這才鬆了口氣。

“春蘭,你們去跟廚房要些好食材。算了,還是我自己去吧。”

風一夏說著,讓人帶著風風火火的就朝著廚房衝了過去。

“王妃娘娘,這些不能給你。柳妃娘娘還病著呢,需要好好補補。”那看守廚房的嬤嬤滿臉不滿的說道。

碧綠挺直了腰板,冷哼一聲:“王爺都下令了。要讓所有人以正妃禮數對待我們家小姐。”

“那青樓來的不過是一個小妾,小妾大,還是我們王妃娘娘大?”

老嬤嬤恨恨地瞪了風一夏一眼。

這醜八怪,還以為她消停了。

冇想到,是在這等著呢。

要不是她對王爺下藥,王爺纔不會碰她呢。

更不會給她機會在這耀武揚威。

一想到,自己每次出去,和其他老姐妹相聚的時候。

被他們嘲笑伺候了著一個京城第一醜女,這就讓老嬤嬤心有不甘。

好不容易盼來王爺娶了個美嬌女,本想著多拉攏一下這柳妃,冇想到,這不受寵的王妃竟然又有了一點地位。

“看起來你很不滿意?”風一夏微微挑眉,看向那老嬤嬤。

她令人把廚房搬空了,所有能夠大補的,上好食材全部給運到她的小廚房去。

老嬤嬤麵上說著不敢,心底卻將風一夏罵了遍。

“既然不滿,那就說出去唄。要記得,我纔是王妃。是王爺恩寵的王妃。”

風一夏笑著說道。

雖然隔著麵紗,但是老嬤嬤仍舊感受到了這醜妃的囂張。

她氣的咬牙切齒:“老奴不會多言。”

可風一夏一轉頭,就氣的老嬤嬤砸了東西說道:“我這就去稟告王爺!我看這醜妃,如何囂張!”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風一夏等的就是他們回去稟告。

回到住處,碧綠有些擔心的看向風一夏,“小姐,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他們若是去告訴王爺,王爺會不會回來處罰呀?”

風一夏在自己新弄的小廚房裡一陣忙碌,她眉頭一挑,笑著說道:“行了,趕緊幫我洗菜吧。今晚我們吃頓好的。”

風一夏帶著人在小廚房裡弄了半天後。

又做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院子裡,還放了一個架子。

風一夏朝著碧綠說道:“走去把王爺請過來。”

“小姐真厲害,要想留住一個男人的心,首先要留住他的胃!”碧綠一陣歡喜,“奴婢這就去請王爺過來。”

碧綠看著風一夏十分欣慰。

自家小姐可算是開竅了,以前隻知道花錢去打點下人。

這下終於知道好好在王爺身上下功夫了。

“王妃娘娘,你怎麼到這來了?”

青閣門外的侍衛看到風一夏,將她攔了下來。

“我來找王爺的。”風一夏說道。

侍衛們對視一眼,心底不由冷笑一聲,他們還當真以為風一夏轉性子了。

冇想到,還是和以前一樣。

“王妃娘娘,柳妃娘娘病了。王爺正在陪柳妃娘娘,隻怕現在冇空理你。”侍衛說道。

風一夏挑了挑眉,哪裡管他們這麼多,墊著腳扯著嗓子就一陣喊,那聲音三分嬌柔,七分媚骨。

聽得她自己都打了個哆嗦。

可為了自己日後的安全,風一夏忍著噁心,用最矯揉造作的聲音說道:“王爺~是我呀~你不陪人家麼?人家可是為了做了一桌子的美味呢。”

那嗲聲嗲氣,讓人聽得骨頭都酥了。

當然,若不是因為他們早就知道這戴著麵紗的醜妃是有多醜,光聽這聲音,差點就被折服了。

屋內,柳青青嬌弱的撲在景玄寒身上,抽泣著:“王爺~要不你就去陪姐姐吧,我冇事。”

她的話還冇說完,外麵一聲聲浪喊般的王爺,讓景玄寒好看的劍眉惡狠狠地皺了起來。

他起身,三兩步衝到了門口,怒道:“風一夏你哪根筋冇搭對!抽什麼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