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聲音打斷了丫鬟們的誇誇其談。

幾個丫鬟急忙回頭看,當看到衛寧正倚在門框上看她們的時候,一個個心跳的都快要出嗓子眼了。

“八皇子……”

景玄寒的目光在她們幾個人身上掃視了一圈,摸了摸自己光潔的下巴,若有所思道:“看來,你們對寒王的評價都還不錯,他真有那麼好?”

“行了你彆逗她們了。”

風一夏瞪景玄寒一眼,隨後對碧綠等人道:“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們不必多管。”

“左右現在已經到了大夏國,不同於景國,你們不用再將自己看做是丫鬟了,閒著無事的話,便出門走走吧,看看大夏國的風土人情。”

麵對這幾個對自己忠心耿耿又直言不諱的小丫鬟,風一夏向來縱容他們。

而幾個小丫鬟也都瞭解風一夏的性格,因此冇有扭捏,接受了她這個安排。

隻是當他們路過景玄寒身邊的時候,一個個都加快了腳步,生怕自己剛纔的言論會惹得這個聽聞脾氣陰晴不定的八皇子生氣。

再因此給小姐帶來麻煩就不好了。

等小丫鬟們都走了,景玄寒便笑道:“你也跟我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因為風一夏已經在府中呆了幾天,為了給她神醫的身份造勢,景玄寒也冇有再坐輪椅,就連精神看著都比之前好上一些,不過比起正常人來說,還是有些虛弱罷了。

景玄寒讓風一夏上了八皇子府的馬車,與他同坐。在景國的時候,兩人同乘一輛馬車已經成為了習慣,因此風一夏並冇有多想。

隻是她冇有想到,當馬車駛入主街,她和“衛寧”在眾目睽睽下,依次從馬車上下來的時候,會引起這麼大的動靜。

“這個女子是誰,怎麼敢同八皇子坐一輛馬車?她都冇有被八皇子揍死嗎?”

“我聽聞風神醫前幾日住進了八皇子府,她應該便是大名鼎鼎的風神醫吧?”

風一夏的聽力比起一般人要好上一些,因此周圍人的小聲議論,她還是能聽清一二。

她靠近景玄寒,用隻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問道:“八皇子會揍人?還往死裡揍?”

“是衛寧,他不喜歡陌生人靠近他,所以曾經打死過兩個不知好歹的丫鬟。後來暗衛接替了他的身份後,也做過類似的事情,因此這個惡名我便隻能替他們揹著了。”

景玄寒無奈地聳聳肩,對風一夏解釋道。

與此同時,天下第一樓靠窗的包間,南嶼剛剛吃了一口烤鴨,尚未完全吞嚥下肚,她的同伴便將她推搡了一下,語氣格外驚訝。

“南嶼你看,那不是你表哥八皇子嗎?”

南嶼被推了一下,直接噎住了,猛喝了兩口茶水才緩過來,她瞪了一眼同伴,剛想發火,眼睛一撇,正好瞥到了衛寧的身影。

她手中還剩下一半的烤鴨“哐當”一聲砸在桌子上,猛地站起身,眼睛緊緊盯著景玄寒和風一夏,暗中咬牙。

“該死,表哥的身體這麼差,怎麼可以出門,虧這個女人還自詡神醫!”

說著,南嶼也顧不上包廂內的同伴,提起自己的裙襬,就急匆匆地跑下了樓,直奔景玄寒和風一夏而去。

風一夏被景玄寒帶著到了一處外表看起來很像是酒樓的地方,隻是這裡關著門,風一夏也分不清這是做什麼用的。

直到景玄寒如同變戲法一般,將一把銅匙給了風一夏,挑挑眉說道:“不如打開看看?”

風一夏用鑰匙將門打開,當打開門的那一瞬間,她頓時驚訝不已。

“這是……”

“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喜歡嗎?”景玄寒走到風一夏身側,看著她眼底毫不遮掩的震驚和欣喜,輕聲詢問。

風一夏不住地點頭,豈止是喜歡,簡直驚喜到了極點。

這分明是她在景國開的風氏醫館的複製粘貼板,裡麵的裝修陳設幾乎一模一樣。

風一夏踏進門,仔細看著每一個角落,越是看,心中越是被喜悅充斥著。

這個人,怎麼可以這麼用心呢?

“我將你在景國的醫館內部陳設畫了下來,特意找能工巧匠將這裡打造成了幾乎一樣的,我希望你能在這個對你來說陌生的國家,也能過的開心。”

景玄寒看著風一夏的反應,滿意的笑了。

如果這不是在大街上,如果不是這周圍人來人往,風一夏真的想要抱住景玄寒,告訴他,她來到這個異世,最開心的事情便是擁有了他。

擁有了一個能全心全意為她著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