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不知道鼠疫的傳染力度有多大?”

風一夏說的嚴重,是因為她親眼看見過患了鼠疫的人,生活的有多痛苦,他們生命中最後的那段時光,可以說是伴隨著數不儘的折磨。

那纔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因此,她並不算恐嚇衛靳。

衛靳笑著說道:“我當然怕啊,可是想到既然你在這裡,那我的安全應該有保證,所以纔會大著膽子過來。”

“更何況,鼠疫要是解決的好,對我登上那個位置,也有很大的幫助。”說到最後,衛靳還意味深長的看了風一夏一眼。

現在,大夏國皇位的爭奪也已經到瞭如火如荼的程度。

跟景國早早立儲不同,大夏國的爭奪力度要強上很多,畢竟成年皇子太多,而且各個都很優秀,衛靳要想坐上那個位置,競爭對手可是不少。因此,他纔會來冒險。

畢竟他通過自己的線報得知,風一夏已經在景國治療了一百多個患了鼠疫的人,而且隻用了短短幾天的時間。

既然在景國可以,那麼來大夏國也可以吧?

聽完衛靳的話,再看看他的表情,風一夏便知道他心中在打什麼注意了。

她眯著眼睛看著衛靳,語氣稍顯不善。

“你利用我?”

衛靳依然笑著搖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也算不上是威脅吧,充其量就是互惠互利。我隻是需要你幫我治療好鼠疫,對於這個你也有經驗不是?”

“更何況,你一旦出手,將鼠疫滅絕了,那麼在整個大夏國來說,你都會名聲大噪,這對於你想要將醫館開至大夏國的計劃而言,百利而無一害不是嗎?”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風一夏可不敢保證,自己真的能治好大夏國的鼠疫。

“那萬一我治不好呢?”風一夏帶有威脅的看了衛靳一眼。

聽了她的話,衛靳倒是冇有生氣,隻是如實說道:“我隻是需要你看一看,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若是你也冇有辦法,那就當我冇說,我帶你從其他地方穿過這座城抵達都城,我依舊可以幫你。畢竟我們是朋友。”

風一夏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撇撇嘴說道:“上次的藥丸我這裡還有幾顆,要想看有冇有用,需要你找來幾個信得過的人,吃了藥丸看看情況便知道了。”

正巧,衛靳有幾個屬下已經患上了鼠疫,有嚴重的,也有剛剛患上的,風一夏一共拿出了五瓶藥丸,於是衛靳便找來了五個人,兩個輕症,三個重症。

風一夏將藥丸的使用方法跟她們說了一遍,便對衛靳認真的說道:“接下來的幾天,隻需要密切觀察她們的情況。在結果出來之前,我也冇有辦法。”

衛靳點點頭,讓他們五個找了個地方進行自我隔離,隨後帶風一夏到了一個地方。

就在幾公裡開外的荒山上,竟然有一片藥田。

看起來像是自然繁衍的,但處處又都有著人工種植的痕跡。

這其中不乏一些風一夏隻在書中看到過,但冇有真正見到過的珍稀藥材。

冇有想到,這裡竟然有很多。

風一夏看到這些藥材,眼睛都要直了。對於一個沉醉於醫術的人來說,冇有什麼比發現了這麼多珍稀藥材更令人驚喜的事情了。

衛靳對風一夏的這個反應很滿意。

“你喜歡就好,不枉費我耗費了那麼大的精力纔將這裡保留下來。”

風一夏正在低頭觀察藥材的長勢,聽到衛靳這麼說,有些詫異的問道:“這些竟然是你命人種植的?”

怪不得,她說可以看出人工種植的痕跡,剛纔風一夏還在想,如果找到主人的話,她一定要花很大代價帶走幾株藥材,冇想到,這背後的主人竟然是衛靳。

“之前你贈上等金瘡藥的時候,不是說過,最需要的便是一些珍稀藥材嗎?”

衛靳挺直身板,有些炫耀意味的說道。

“我回到大夏國這段時間,可是收到了不少珍稀藥材,有些已經被炮製過了,我都留在了府中,還有一些便全部都移栽到了土壤裡,這隻是其中一部分,到了都城,還有更多的。”

風一夏隻聽到自己心跳都加快了。

這種激動人心的感覺,除了在百寶閣將上等金瘡藥和暹育膏拍賣到天價的那兩次,她已經許久未曾體會到這種感覺了。

“衛靳皇子,真是太感謝你了。你確實很需要這些藥材,我願意用一切代價跟你交換!”

風一夏欣喜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