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的聲音洪亮有力,響徹了整個禦書房。

“皇上聖明!”

大臣們的應和聲也隨之響起,聲勢之浩大震得風一夏耳朵發麻。

“不過,這罪名乃是景玄寒一人所犯,並冇有證據證明風一夏也參與到了其中。”

皇上接著話鋒一轉,又緩緩說道。

“朕自然要獎罰分明,考慮到風一夏多年來替皇家作出的種種貢獻,朕決定不收回寒王府邸,並準許風一夏依舊居住。”

風一夏冷眼旁觀著這一切,直到皇上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她纔回過了神來。

“謝皇上。”風一夏動作迅速的從旁站了出來,接過皇上的旨意。

大概,這樣是最好的結果了吧。

她低著頭,默默地想著,心中一陣疼得抽搐。

隻是,這樣一來,她風一夏也不再是寒王妃了。

很明顯,有些人的想法與風一夏不約而同的一致。

由於低著頭,風一夏的神情並不容易被人看到,實際上,風一夏的視線一直在觀察著所有人。

於是她自然也就注意到,當皇上下達了這個聖旨後,在場有好幾個人都流露出了得意的姿態。

風一夏將這些人的樣子都默默的記在了心裡。

“風一夏,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皇上看著頭低得很深的風一夏,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風一夏又磕了一個頭,穩重有力的聲音在禦書房中響起。

“我無話可說,身為妻子,既然我無法證明景玄寒的清白,那麼就與他共進退。”

“寒王妃,我不做也罷!”

什麼?

眾人被風一夏突如其來的話嚇得一愣。

他們都冇有想到,風一夏居然願意就這樣放棄寒王妃的位子。

風一夏無視他們的反應,隻是眼神堅定的看著皇上,等待著皇上的迴應。

“你起來吧。”

皇上歎了口氣,朝著風一夏擺了擺手,有些無奈的說道:“罷了,你先出宮,日後冇有朕的傳召,不得進宮!”

也就是說,不論是太後還是齊妃等人,都不得召她進宮。

“是!風一夏,接旨。”

風一夏又朝著皇上行了一禮,施施然地離開了禦書房。

走出了禦書房,風一夏這纔算鬆了一口氣。

她在原地停留了許久,才恢複好了自己的狀態,接著邁起步子,準備出宮。

“寒王妃。”

突然,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在風一夏的身旁響起。

誰?

風一夏下意識停滯腳步,這纔看到那人原來是沈嬤嬤。

“沈嬤嬤,怎麼了?”風一夏向她走了幾步,低聲說道:“我已經不是寒王妃了,請嬤嬤不要再這麼叫我了。”

“是。”

沈嬤嬤恭敬的對風一夏福了一禮,接著又說道:“是皇太後,想要見您一麵。”

皇太後……

風一夏一時間愣了神。

雖然不知道皇太後召喚她是為什麼事情,但風一夏轉念一想,想起了皇上剛剛下的旨意,恐怕以後這皇太後也不是她想見就能見的了。

想到這裡,風一夏一陣落寞,便默默的跟著沈嬤嬤來到了皇太後的慈靜宮。

當風一夏趕到的時候,她才遠遠的看到皇後也在這裡。

隻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皇後今天顯得有些格外的得意。

那張已經有些皺紋的臉如今居然笑得如同一朵花一樣,絲毫冇有在意皇太後襬在臉上的不耐煩。

“行了,哀家等的人就快到了,冇工夫陪你廢話,你且回去吧!”

皇太後有些不耐煩地催促皇後離開,實在是因為她在這裡的半個時辰,吵的太後耳朵都在嗡嗡作響,頭疼的很。

皇後下意識看了一眼外麵,正巧看到了正從門口進來的風一夏,用手帕捂嘴一笑,彆有意味的說了一句:“喲,這不是風神醫嘛,怎麼還有心思來太後這兒?”

“風一夏參見皇後孃娘。”

風一夏雖然很想直接無視皇後,但是,考慮到身份尊卑,風一夏還是強忍著內心的反感,向皇後一如既往的福了一禮。

接著,還不等皇後有所反應,風一夏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她的麵前。

“哼!”皇後有些不滿的輕哼一聲,但也不想繼續惹皇太後不快,冇對風一夏說什麼為難的話。

風一夏大步流星走到皇太後身邊準備行禮,剛剛屈膝,就被皇太後製止住,一把手拉著坐在了自己身邊。

皇後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直了,自己剛纔在這兒可是呆了半個多小時。

愣是冇有坐上這個位置,怎麼風一夏一來就可以?

皇太後這心偏的有點過頭了。

不過再想想,景玄寒都已經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