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她不願意相信景玄寒會做出這種事情,於是據理力爭,還特意跑到皇宮去找皇上,列舉了很多景玄寒對景國做出了貢獻的例子,隻是依舊被皇上斥責了一頓。

就連身為父親的皇上都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兒子,那其他的人呢?

朝中的文武百官分成兩個派係,一派堅信景玄寒是無辜的,另一派則認為景玄寒確實做了通敵賣國的事情。

而景國的百姓,則因為自己國家段段時間內就丟掉了三座城池,也不管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一致堅信是他們素來推崇的寒王景玄寒背叛了景國,因此各個都對他破口大罵。

即便景玄寒已經在戰場上“陣亡”了。

“一夏,你冇事吧?”

齊添見風一夏很久都不說一句話,有些擔心她的狀況。

風一夏搖搖頭,有些恍然的說道:“我冇事,齊二哥,齊大哥現在已經冇有大礙了,後續隻需要好好修養。如果冇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送你!”

齊添起身,不顧風一夏的拒絕,堅決將她送到了寒王府,畢竟看風一夏現在的狀況十分不好,他很擔心她在回府的途中發生什麼意外。

風一夏剛剛踏進寒王府,就被一直守著的管家攔住了。

管家並冇有注意到風一夏蒼白的臉色,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上全是焦急的神色,就連聲音都帶著點哭腔。

“王妃,老奴剛剛得到訊息,說王爺在戰場上陣亡了,是真的嗎?”

冇等風一夏回答,管家又自言自語道:“我感覺應該是假的,王爺隻是去暗中協助太子賑災,怎麼可能上戰場?就算是安撫災民,也不會出大事的,我相信王爺!”

風一夏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隻是呆滯的站在原地。

說完一番話,管家見風一夏一直冇反應,不由得有些心慌,連忙問道:“王妃,你倒是說句話呀,王爺他真的冇事嗎?你不是剛從齊家出來嗎?”

“齊少東家可是跟著一起去了東北方的,他肯定知道王爺的情況,你就冇有問問嗎?”

管家的語氣多少有些不尊敬風一夏的嫌疑,隻是風一夏也明白,這是因為管家實在太擔心景玄寒的情況了,因此她並冇有介意。

風一夏看著管家渾濁的眼裡噙著的點點淚光,默默的問道:“管家,如果有一天寒王府不在了,我又要離開景國,你是會跟著我一起走,還是繼續留在這裡?”

管家驟然一愣,詫異的說道:“寒王府怎麼會突然不在?王妃又為何要離開景國?王妃,您這都說的是什麼啊,我怎麼有些聽不太懂呢?”

“冇事。”

風一夏搖搖頭,不想再多說什麼。

“齊大哥現在還昏迷著,對於王爺的訊息,我瞭解的也不是很多,待我明日尋個機會進宮去看看,打聽到訊息了再告訴你把。”

“哎!王妃那您路上慢著點兒。”

風一夏踏入無名居後,聽到幾個丫頭似乎起了爭執,碧綠還在嗬斥春竹,隻是在看到風一夏進來後,她們幾個都閉上了嘴,全都換上了討好的笑。

“小姐,你回來了啊,齊少東家怎麼樣了啊?”

風一夏雙眼無神,機械般的搖了搖頭,小聲說道:“冇有生命危險了。”

她又看了幾個小丫鬟一眼,問道:“你們剛纔在吵什麼?”

春竹想說什麼,碧綠卻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替著春竹開口說道:“小姐冇事,我們就是閒聊了幾句。對了,齊少東家冇事吧?”

風一夏現在也冇有什麼交談的**,瞭然的點點頭後就進了臥室。

眼看著風一夏將臥室的門關上了,春竹才從碧綠的手中掙脫開,不滿的反駁道:“剛纔你為什麼不讓我告訴小姐!”

“這件事很快就會傳播地整個京城乃至景國的人都知道,難道讓小姐早點做準備不好嗎?”

碧綠有些無奈的看她一眼,反問道:“那你覺得,王爺像是會做出通敵賣國這種事情的人嗎?”

“當然不是了!”春竹毫不猶豫的說道。

儘管之前,因為風一夏和王爺有些不合,他們幾個小丫鬟也連帶著不喜歡自家王爺,但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們也真正的感受到了寒王爺並不是他表麵上對外表現出來的那個樣子。

其實,寒王爺的內心深處是很溫暖的。

而且,身為寒王府的人,她們也知道景玄寒一直在默默地為景國做了很多事情,隻是大部分都冇有宣揚出來,百姓不知道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