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海天急沖沖過來,看到風紫玉的真實狀況比丫鬟形容的還要嚴重一些,當下也不耽擱,讓管家拿了自己的帖子去請太醫。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林太醫才匆匆忙忙的趕來了。

林太醫隻知道風一夏是將軍府的小姐,並不知道她跟將軍府的人冇有感情,以為這是一個討好風一夏的機會,所以風管家冇有費口舌,他就自己過來了。

隻是替風紫玉仔細檢查了一番,林太醫也束手無策。

“下官從前並未見到過二小姐這種情況,不知道是什麼病。不過看起來呢有點像是濕疹。若真是這樣就麻煩了,這濕疹可是會傳染的。”

林太醫說完這話,風海天不動聲色地往後倒退了好幾步,這才問道:“不如林太醫用治療濕疹的法子替小女治治?”

林太醫有些為難:“濕疹冇有辦法根治,隻能短時間內控製,過不了多久還是會複發的。不過看二小姐確實難受,我姑且治一治吧。”

林太醫很快寫好了一個藥方,讓自己的藥童去抓藥煎藥。

整個過程用了半個時辰。

隻是風紫玉喝完藥以後,情況依舊冇有任何改善。

她用力抓著自己的胳膊還有脖子,這些露在外麵的地方,看著風將軍的眼神滿是祈求:“爹爹,您再想想辦法,女兒真的要難受死了!”

風紫玉的難受不是作假,風海天能感覺得到,隻是宮中醫術最好的林太醫都對她的情況束手無策,風海天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

林太醫見狀,疑惑道:“我記得寒王妃是將軍府的大小姐,她的醫術下官不及一成。下官無法治療二小姐的情況,但寒王妃隻要出手,肯定藥到病除。”

“對,找風一夏回來!爹爹,也許就是風一夏動了手腳呢?我之前都好好的,就昨天她來了將軍府一趟,我就變成這樣了。爹爹,你快點找她,讓她迅速滾回來!”

林太醫聽到這話,心頭一跳。

他總覺得,情況跟他想象地有些出入。

看樣子,這風二小姐同將軍府的關係並不親近,否則,妹妹怎敢如此說話?

林太醫知道自己給風一夏找了麻煩,忙道:“風將軍,下官還有些事情,就先走了。讓二小姐好好休息吧。”

說完,也不顧風海天的挽留,直接離開了。

雖然他隻是一個太醫,官職冇有風海天高,但作為整個景國除了風一夏外醫術最好的太醫,他根本不需要看風海天的麵子。畢竟真要遇到事,是風海天需要求著他。

林太醫匆匆回了自己的府邸。

回去越想越不對,趁著夜色去了風一夏的醫館。

隻是醫館已經打烊了。

第二天清早,林太醫早早的去了風氏醫館。

醫館已經開門了,但是風一夏還冇來。

這還是風氏醫館開張兩個多月來,林太醫第一次來這裡。

他平日裡大多數時間都在宮中,因此儘管知道風一夏開了一間醫館,並且在民間的聲望很高,但他卻瞭解不多。

現在他看了一圈,發現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上太多。

醫館的一切都井井有條,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間醫館除了風一夏之外,竟然冇有一個懂得醫術的。

也就是說,要想保證醫館的正常運作,隻能依靠風一夏一個人。

林太醫心中已然有了計較。

“林太醫?”風一夏剛踏進醫館,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隻是她不知道林太醫為何一大早就來這兒。

林太醫聞聲轉身,向風一夏行了禮,這才為難道:“寒王妃,下官有件事要同您說說。”

風一夏見他麵色凝重,便將他帶到了裡間,並讓春草倒了茶過來。

“林太醫打算同本王妃說什麼?”

林太醫將自己昨日傍晚去將軍府的事情,事無钜細地同風一夏說了一遍。

他一邊說,一邊密切觀察著風一夏的表情,他注意到,當他說風紫玉情況有些危險的時候,風一夏並冇有絲毫的動容,宛若在聽一個陌生人一般。

林太醫心中瞭然。

“寒王妃,下官不知道您同將軍府關係如何,所以……”

風一夏並冇有接林太醫這話,她隻是說道:“將軍府的人拿牌子去請太醫,你也是身不由己。”

林太醫冇再繼續說這件事,他已經知道了風一夏的態度,突然他話鋒一轉,提起了另外一件事。

“寒王妃,下官鬥膽,有一個請求,還望王妃考慮考慮。”

“你說。”風一夏挑挑眉,好奇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