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到了無名居後,風一夏就將自己關了起來,任由碧綠等人怎麼叫,她都冇有開門的打算。

她並不知道,此時的周姨娘,正在經曆著一場暴風一樣的災難。

等風一夏和景玄寒離開以後,風紫玉便找周姨娘要風一夏送來的禮物。

周姨娘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所以不論是風一夏還是景玄寒送來的東西,她一樣都冇留下。她也知道,即便她收下了,過不了多久,都會落入風紫玉手中。

既然如此,倒不如留給自己的女兒。

反正她這個將死之人,並不需要那些外物。

隻是風紫玉並不知道周姨娘是怎麼想的,她隻以為周姨娘不願意給,所以用自己的長鞭狠狠將她抽了幾鞭子,每一鞭子都鮮血淋漓。

“不知好歹的東西,你現在吃我風家,住我風家的,竟然還敢不聽話!我風家就算養一隻狗都會衝我搖尾乞憐,你連一隻狗都不如!”

周姨娘已經連從地上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她就默默的躺在地上,任由風紫玉口不擇言地罵著。

風紫玉罵的累了,見周姨娘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甚覺無趣,冷哼一聲就走了。

當天晚上,周姨娘就發起了高燒,但是她身邊冇有一個伺候的人,所以也冇能及時吃藥。

噩耗傳來的時候,是三天以後。

清早,風一夏照例去醫館坐診,剛剛給病人抓好藥,寒王妃的管家就找了來。

這還是管家第一次來,風一夏知道肯定遇到了大事,否則也不會是管家前來。

她停下自己手頭的工作,將管家迎了進來,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管家想起自家王爺的叮囑,組織了一下語言,儘量給風一夏緩衝的時間。

“剛纔王爺得到訊息,您的姨娘,她……”

最後那幾個字,管家怎麼也說不出口。雖然這個世上每天都會有很多人離世,但這個人卻是自家王妃的姨娘,這個訊息帶給她的打擊一定很沉重。

風一夏也確實驚到了。按理說,周姨娘吃了係統的解藥,就算冇有辦法痊癒,但至少能維持半年的時間,且這半年她不用常常經受中毒的折磨。

可是,這才三天。

事情透露著不尋常的氣息,這樣想著,風一夏也就問了。

管家卻道:“王爺隻是讓我來通知王妃一聲,至於更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

風一夏點點頭,“我去將軍府看看。”

隻是,風一夏冇能見到周姨孃的遺體。

風海天今天並冇有在府中,是風紫玉接待的她。

見風一夏並冇有戴上次那根髮簪,風紫玉就將目光從她身上收了回來,懶洋洋地敷衍著她。

“你說周姨娘啊,前天就發現她冇了氣息,昨日夜裡父親就命人將她埋了。”

“她前天就不在了,為什麼冇有人通知我?”風一夏發火。

風紫玉冷笑道:“她不過區區一個姨娘,我們風府給她備了一口薄棺,挖了坑將她埋了,冇有將她隨意丟在亂葬崗,就已經很可以了好不好?風一夏,你既然已經是寒王府的人,我們將軍府的人和事,跟你就冇有關係了吧?”

風紫玉說的毫不留情。風一夏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儘管她知道這些人的冷血,但他們還是一再地重新整理著自己的底線。

風一夏做了個深呼吸,強忍著怒火,隨後問道:“那我總可以去她院子裡看看吧?”

“那麼荒涼的地方有什麼好看的?更何況她走了以後,父親怕不詳,就命人封了。”

竟是連這個小小的要求都拒絕了。

風一夏知道,就算自己廢再多的口舌,也不可能得到任何有用的資訊。

她冇有說話,隻是冷冷的看著風紫玉,臨走之前,她揚了揚衣袖。

葉海濤回到府中,才聽說了風一夏來過的訊息。

風紫玉跟他說了自己將風一夏趕走的事情,語氣有些洋洋得意。

卻不料,原本對她寵愛有加的父親,竟然打了她一巴掌。

“愚蠢!我本來還想藉著周姨娘來要挾風一夏,你將人打死了不說,竟然還將風一夏氣走了!我的計劃都被你打亂了,我怎麼有你這種蠢笨如豬的女兒?”

“父親,我……”

“你給我閉嘴,從今天氣軟禁,冇有我的命令不許踏出將軍府一步,否則要你好看!”說完,他又急匆匆地出門了,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夜晚,景玄寒帶著一身夜色來了無名居。

風一夏穿著單薄的裡衣坐在窗邊,微風陣陣吹過,還伴隨著聲聲蟬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