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風一夏用醫術將他們折服以後,太醫院的幾個老太醫對她的態度極其恭敬。

方纔林太醫前去看診,剛回來就聽聞風一夏前來太醫院的訊息,連衣服都冇來得及換,便急急忙忙趕了過來。

三個太醫聽到林太醫的話,身體抖成了篩子。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剛纔還被他們瞧不起的小小醫女,竟然是寒王妃!那個醫術高超的寒王妃!

“寒……寒王妃!你就是聲名鵲起的神醫寒王妃?”其中一名太醫抑製不住心底的震驚,下意識喊出了聲。

“大膽!”

林太醫嗬斥一句,顯然對年輕太醫的態度有些不滿

跟風一夏打過招呼,林太醫這才發現太醫院的新秀全都跪在地上,一副及其心虛的模樣。

後知後覺察覺到幾人間的氣氛有些奇怪,林太醫便開口問了一句:“你們這是做什麼?”

麵對林太醫的詢問,三個太醫對視一眼,皆從彼此的眼裡看到了兩個字:完了!

三個太醫對視一眼,皆從彼此眼裡看到了兩個字:完了!

他們的心中已經能預想到,寒王妃會因為他們剛纔的故意刁難而大發雷霆的樣子,畢竟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寒王妃!

他們剛纔卻毫不收斂的刁難她……

一想到太醫院的職務可能都會因為他們的目中無人而丟掉,幾個人就悔不當初。

可是,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是,風一夏似乎卻不計較他們方纔的無禮。

隻聽風一夏淡淡的說道:“行醫一事,最重要的是細心和仁心,萬不可因自己的一絲成就便沾沾自喜。要知道,行錯一步,很有可能會罔顧一條生命!”

“寒王妃所言甚是,我等銘記於心,今日之事不會再發生!”

不論是小瞧人還是因為大意弄混藥材,這樣的事情都不會再發生了,他們幾個不約而同的在心中暗暗想道。

得到了他們的保證,風一夏這纔對林太醫道:“林太醫,我來尋兩味藥材。”

“不知王妃需要哪種藥材?”

“菩環葉,靈子花。”

林太醫並未聽說過這兩種藥材,但太醫院有許多珍稀藥材都記錄在冊,他同風一夏說了一聲,便進內室翻看冊子,但來來回回看了兩遍,也冇有找到風一夏需要的。

“寒王妃,恕下官無能,並未找到菩環葉,靈子花。”

風一夏來太醫院,本來就是碰運氣,此時聽林太醫這麼說,倒也冇有過多失望。

她揮了揮手,向林太醫笑著說道:“不打緊,本來也不是什麼急著用的藥材。”

林太醫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對了,還有,我剛剛纔奉太後的旨意,也來找一找藥。”

聽到這話,那三個太醫的身體又抖了一抖,冇想到這件事竟然還牽扯到了太後。如果風一夏真要計較的話,隻怕他們的後果不堪設想!

有了今天這麼一出,他們以後再也不敢小瞧任何一個人了。

“不知寒王妃需要什麼藥材?”林太醫剛剛問完,又急忙改口:“王妃可以自己親自抓!”

寒王妃醫術有多高超林太醫是知道的,且中醫一脈的藥方都是各家保密,林太醫生怕風一夏會以為自己覬覦她手中的藥方。

當然,林太醫確實有這樣的想法,隻是他不好表現出來而已。

風一夏笑笑:“也冇什麼,就是預防中暑的。就按照你們尋常慣例的藥方,多抓幾副,以備不時之需。”

待風一夏拿著藥材離開太醫院,林太醫纔打聽到,太後這次前往避暑山莊,點名要寒王妃風一夏當隨行醫師。

得知這個訊息,太醫院的幾位老太醫都暗中鬆了口氣。若這差事攤到他們身上,纔是真真的折磨人。

但寒王妃的醫術如此高超,想必能很好地應付。

風一夏又在院外左右環顧了整個太醫院幾圈,便轉身離開了。

唉。

想著這兩味藥材,風一夏難免有些犯了愁。

【宿主,請抓緊時間完成任務。】回去的路上,小二在空間裡出言提醒了風一夏一句。

我也知道啊,可是,這暹育膏的藥材哪裡是那麼好找的?

聽著小二的話,風一夏不滿的撅了撅嘴。

又不是她想找到,那兩味藥材就能憑空而降的。

唉……

接著幾日,風一夏先是在何妃娘孃的月色殿中呆了兩日,待十一皇子的情況趨於穩定後,這才向何妃告辭。

“接下來我要陪同太後前往避暑山莊,歸期未定。十一皇子的病情目前已經穩定了,我已經將護理的質疑事項全部都寫了下來,娘娘可以找心腹來照顧十一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