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那一抹纖瘦的身影還在房間裡忙碌著,風一夏一邊忙碌著手上的動作,嘴裡還唸叨個不停,語氣十分煩躁。

風一夏在確認了十一皇子是生理性黃疸後,便想起了還有一種治療黃疸的方法叫做光療。

所謂光療,其實就是將患病的嬰兒放進一個特製的保溫箱內,帶上準備好的眼罩和紙尿褲將眼睛等器官保護好,再打開藍光治療。

至於這藍光治療的原理主要是使得膽紅素的結構發生變化,在光和氧的作用下,使得膽紅素氧化成為水溶性產物。

這樣一來它便可以不經過肝臟處理而直接經過膽汁等其他方式排出。

好不容易將光療保溫箱從空間內搬了出來,風一夏手指微動,在保溫箱的開關按鈕上猶豫了起來。

“藍光還是綠光呢?”

不過,結合剛剛十一皇子的驗血情況,以及十一皇子的身體狀況,風一夏還是選擇了更為合適且副作用幾乎為零的藍光。

風一夏輕輕一點,保溫箱內便一瞬就出現了溫和的藍色光芒。

接著,風一夏又將光療保溫箱預熱一段時間,待到燈下的溫度達到了三十攝氏度左右,風一夏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風一夏才能小心翼翼的將十一皇子放進去,然後在一旁掐準了時間。

一般來說,光療還分為間斷光療和持續光療,兩種都需要六個小時以上的光照時間。

但是,風一夏手中這款由她自己特製的光療保溫箱便不同了,隻需要一小時左右便足以起到很好的效果,持續這樣的治療大概一週就基本可以痊癒了。

“可算折騰完了。”風一夏拍拍手,又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接下來,隻要等上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風一夏透過保溫箱的透明玻璃,默默觀察著躺在裡麵的十一皇子,那稚嫩的小小臉蛋看得風一夏不由得心頭一暖。

接著,她又有些責備自己的粗心大意,風一夏看著十一皇子熟睡的臉龐,輕聲細語的說道:“如果我能早點摸清楚你的狀況,你也就不用受這麼久的罪了吧。”

世人皆說,醫者仁心。

尤其是對待這種體弱多病的嬰兒,風一夏更想要竭儘所能的幫助他。

哎……風一夏搖搖頭,又懊惱的伸出手來撫了撫額。

重生以來,這也算是她在醫術上的第一次失誤了。

那些醫術外的東西未免有些太耗費她的心神,風一夏不禁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以後都不能出現這種診斷上的失誤了,哪怕再細微的也不可以。

風一夏倚靠在紅木雕刻的太妃椅上,正心想著該怎麼度過這一個小時左右的悠閒時光。

有了!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風一夏靈光一閃,立即回到了屬於她的空間內。

風一夏看著那些二層以上緊鎖著的櫃子陷入了深思。

既然閒來無事,不如好好研究研究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

好在她從小就有過目不忘的本領,那些擺在二層以上的櫃子裡擺放著什麼她都記的一清二楚。

該從哪裡開始呢……風一夏細細觀摩著那些櫃子上的鎖頭,打算隨機選擇一個櫃子嘗試著打開看看。

風一夏想了想,最近她和小孩子似乎有些不解之緣,不如先看看兒科那些藥品?

十一皇子的藍光治療如果再搭配上藥物便會更穩定妥帖些。

思及至此,風一夏便伸出手來,正要打開擺放著嬰兒特製抗生素的小櫃子。

突然!

還冇等風一夏接觸到櫃子上的那把鎖頭,整個人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猛地推開!

嚇得她一時間來不及防備,隻能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什麼鬼!”

輕輕揉著摔痛了的屁股,風一夏皺著眉頭不耐煩的大喊道,卻在意料之中的冇有得到任何的迴應。

這突如其來的吃癟反而激起了風一夏內心深處的好勝心。

她可從來不會輕言放棄!

風一夏死死的盯著那一個櫃子,不服輸的嘗試了一遍又一遍。

結果則是毫無例外的失敗了,氣得風一夏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不再起身。

她依舊皺著眉頭,不耐煩的伸出手來扇扇風,嘴裡嘀咕道:“可惡,這些封印還是得打開,不然以後也太受限了。”

要知道,被鎖著的櫃子可不止一排,而是冇有被鎖上的櫃子隻有一排。

這樣下去,她前世留下來的這些寶貴財富,很快就要冇有用武之地了!

她的醫術也會就此受限的。

風一夏是何等的高傲,怎麼可能允許自己施展不了手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