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側位的衛靳見時機正好,挺直肩膀從人群中走出,徑直走到了皇太後麵前。

衛靳以大夏國的禮儀向皇太後拜了一禮,特意拔高了音量說道:“大夏國衛靳,拜見皇太後!”

皇太後不緊不慢的將手中的茶杯放下,目光深邃的打量著衛靳,語氣平靜的令人聽不出任何情緒:“這位就是大夏國的九皇子了罷,好孩子。”

坐在一旁的老皇帝點點頭,跟皇太後細細解釋道:“回母後,正是,大夏國的衛靳皇子被派出使咱們景國,與朕商議國事,正好趕上了母後壽誕。”

話音剛落,老皇帝彆有意味的又補充了一句:“想來九皇子與咱們景國也是有緣分啊。”

“好啊,好。”皇太後聽後也讚許的點點頭。

太子坐在旁側,不易察覺的向皇後遞過去一個眼神,也不知是何用意。

不過皇後似乎心領神會,接著又主動開口說道:“母後,你可不知,太子那孩子早早就為您的壽誕上了心思,自從皇上將宮內操辦您壽辰的重任交付於他,他可日日上心,生怕出差子呢。”

皇太後故作驚詫,麵露笑意的看向太子,和善的說道:“哦,是嘛?太子費心了。”

太子謙遜的搖搖頭,正要開口推脫一番,“皇祖母,其實並冇……”

還冇等太子做完這表麵工夫,一道清脆乾淨的女聲便從殿外傳來。

“清樂來遲了,望皇祖母恕罪!”

林清樂那一雙含著水光的丹鳳眼,外加一張荷花般嬌豔紅暈的臉頰,身上穿著緋紅色的錦繡羅裙,削肩細腰,身段格外惹眼,引得不少公主們羨慕妒忌的目光。

要知道林清樂不僅隻擁有靠著美貌才情,從小在太後身邊長大的她更是深得皇太後的喜愛。

雖說林清樂已經做了太子妃,可這皇宮內苑裡最少不了的就是女人間的八卦,林清樂與景玄寒的舊情自然也是人儘皆知。

再加上她嫁給太子後並無子嗣,難免引人遐想。

被打斷話的太子也不由得沉了沉臉色,皇後輕輕笑了一聲,打起了圓場:“今日這是怎麼了,一個兩個的都藉故來遲。”

明眼人都聽得出來皇後這是意有所指,老皇帝不禁向她投去一道警告的眼神,嚇得皇後鎖了鎖腦袋不敢再說。

隻不過,心心念念林清樂的皇太後哪裡顧得上她話裡的深意。

皇太後滿臉慈祥地笑著,揮揮手掌,示意林清樂走近一些,“不礙事,清樂!來,快讓皇祖母看看。”

林清樂快速從地上站起身來,小跑著趴到皇太後的身邊,情真意切的說道:“皇祖母,清樂可想您了。”

聽到這聲真摯溫暖的問候,皇太後不禁有些微濕了眼眶。

位居高位,想要聽得一聲真心,難啊。

她撫了撫林清樂的臉頰,又細細打量著,嘴裡小聲唸叨道:“喲,清樂是瘦了些?”

林清樂心中一暖,便要開口迴應,卻被太子說的話給打斷。

太子哈哈一笑,不動聲色的接過話茬,語氣輕快的說道:“哪能啊,皇祖母,有我照顧清樂,她還能消瘦不成?”

皇太後這纔將視線轉移回到太子身上,臉上笑得浮起了幾道皺紋,她心滿意足的點點頭說道:“哈哈,那就好,皇祖母可還等著抱小皇孫呢。”

眾人藉機連忙好一陣奉承討好,人人都說皇太後今年指定會報上小皇孫了。

林清樂連帶著被眾人的誇讚給捧上了天,一張小臉微微泛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

另一邊,景玄寒三人的駕輦還正在前往慈靜宮的路上,即使景玄寒五次三番囑咐讓下人加快速度,但還是隻能遠遠的望著烈陽漸歇。

很快,一陣清香的花香飄進眾人的鼻間。

他們這是繞小道從禦花園穿過,距離慈靜宮很近了。

花香怡人,風一夏不禁抬起鼻子去嗅了嗅,隻感覺自己的心情變得愉悅許多,可是景玄寒卻黑著臉色,看來是有些不耐煩。

柳青青的駕輦跟隨在最後,一時半會看不到景玄寒,急得柳青青總是伸腦袋去夠,想要看看她的王爺。

在他們就要走出禦花園的時候,風一夏卻眯縫著眼睛,似乎看到了什麼,她突如其來的大嗬一聲,驚得景玄寒挑挑眉頭。

“停駕!”

風一夏揮揮手向眾人示意,表情卻看起來十分焦急,侍衛們連忙將她的駕輦放下。

身側還站著許多隨從的宮女侍衛,最前方的景玄寒隻好強忍著不耐,回頭看向風一夏。-